2018美本申请谢幕:史上最惨烈,规律仍可循

2018-04-03 15:25



2018美本申请谢幕:

            史上最惨烈,规律仍可循


2018年美本RD申请尘埃落定


朋友圈里和微信群里,各种牛蛙满天飞。出了一个常春藤,N家机构争着发喜报,似乎这个常春藤非自己的功劳莫属。想想也可以理解,为了争夺生源,机构无所不用其极,名单掺水已是小case。人生不易,大家都且行且珍惜吧。

19300001355088131459988257381.jpg



年的美本申请可以用惨烈来形容


这个惨烈的其中一个具体表现,就是许多SAT 1500 +的大神与前30基本无缘了,能够录取一个UCSD已属不易。大家可以可以互相问问,周围的许多1500+的大神都去哪了就知道了。这样的惨烈,历史上首次,相信也会对明年的大学申请选项产生重大影响。


distrub.jpg


藤校录取的数据大家都可以在不同渠道看到,我这里不重复了。常春藤8所学校的录取率,除了康奈尔勉强过了10%,其他均为个位数,除去耶鲁大学因为新宿舍落成扩招而导致录取率略微上升,其它藤校的录取率继续下降。其中,哈佛大学以4.5%的录取率创下历史新低。


但对中国学生来讲,这个4.5% 又意味着什么呢?


哈佛大学今年从4万2千多个申请者中录取了 1962人,相当于申请人数的零头都没有。在1962个被录取者中,大约200个名额是分给国际学生的,给中国籍的学生大约10人这样子。这10人中,这几年一般给大陆学校的名额也就5名左右,美高以及美国学校分走大约一半的名额。这样的竞争激烈程度,大家可以想象。


说说加州系列


UC系列今年突然无比傲娇。伯克利就不说了,人家有傲娇的底气,公立大学第一名已经N年了,关键因为其学术水平荣登US NEWS的世界大学排名第4名。今年的官方录取率没有看到,但从录取信里可以看到“在11万3个申请者中挑选6千个2018新生”,根据其40%左右的报到率,录取人数应该在1万5这样子,相当于一个零头。比较奇葩的是,这个分控学校今年突然风格大变,拒绝了一堆SAT 1550左右的大神学生,反而录取了不少1450这样的学生。难道是为了增加报到率?因为只有报到率增加第二年才能少发放录取通知,从而将录取率降下来。

123300a9ggpefw5iyiwfoi.jpg


加州老二UCLA的情况似乎更加糟糕,因为申请人数这几年都是加州系第一,今年申请者包括转学申请共计达到了13万7千人,但总录取也是在1万5千名左右,其竞争激烈程度可想而知。对中国学生更为不利的是,UCLA这几年似乎和中国某些中学达成了协议,每年从这些中学狂招学生,据我所知道,今年在上海一所中学就录取了大约20人,这自然对那些不是来自这些学校的申请者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下载.jpg


事实上,今年从我了解到的情况看,那些SAT 1500+托福110+的被UCLA翠菊的大有人在,以往这样的学生, UCB、UCLA或者是USC,申请没有问题的话,这三所应该是有一所被录取的,但今年情况大为不同了,USC今年的录取率也是历史新低啊。新SAT后,SAT 1500+的学生实在太多了。

 

同时,传统意义上的加州老三UCSD今年也是傲娇的不得了了,今年共接到9万7千份申请。在给学生的录取信中说,我们是世界TOP 15的大学,你能被录取是个巨大的成就云云。确实也是,今年UCSD也是拒绝了一堆SAT 1500+的优秀申请者,连UCI这些传统意义上的保底学校今年也是疯狂拒人,而就在两三年前,我记得SAT到了1300大约就可以够够UCI这样的学校了。

overcoming-sales-rejection-688x368.jpg


其他保底学校


说到保底学校,传统意义上的保底学校如波士顿大学、东北以及UIUC等,今年的录取也是同样傲娇特别是波士顿大学,很多1450的学生被惨拒。这有overqualified 的因素,但也有其他学生自身的问题。


纽约大学申请人数今年达到历史高峰,7万5千,比10年前整整翻了一倍,录取率19%,比6年前整整降低了一倍。纽约,谁都想去,但纽约市区,除了哥伦比亚大学,也只有纽约大学可选,而哥伦比亚一年才录取几个中国学生,这就导致了纽约大学虽然排名30,但其竞争激烈程度以及申请难度绝对不亚于20左右的学校。当然,如果你很喜欢纽约都市生活,FORDHAM也是绝对可以尝试的,排名虽然50名开外,但是是特朗普的母校,有个总统师兄也是可以跟人家吹吹牛逼的嘛。

USPOLITICSTRUMP.jpeg.CROP.promo-xlarge2.jpeg


21到30名之间的大滑头弗吉尼亚大学和密歇根安娜堡,我感觉现在就整个不录取中国学生了,前30中,除去哈耶普斯的REA,能EA的就是芝加哥和这两所学校了。但无论你多么牛,人家就是defer你,就是waitlist你,说难听点,感觉像是来骗你申请费的。


说到芝加哥大学,应该说,这两年排名突然窜到第3,对中国学生也突然特别慷慨了,这两年录取的中国籍学生应该不下50人。前20的学校中,除了康奈尔,还有哪所像芝加哥这样慷慨的啊。最抠门的达特茅斯学院,每年就是6个这样子名额,十年不变啊......

1517799000112226.jpg


好了,具体学校就不一一分析了,扯上三天也扯不完,谈几点感想。


对中国学生来说,史上最惨烈的美本申请这个局面完全是我们自己造成的,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在很多年前,SAT 2400满分的时候,你SAT 2300托福110,大约是不会申请30以后的学校的,但随着竞争的激烈,大神们的保底学校越来越往后,但往往是,这些学校录取你也不可能去的,但就是要给自己找个安慰。这些30左右的大学录取这些学生后,发现牛蛙的报到率很低,感觉就是被牛蛙们耍了一下,全然不见了why college文书里的那种浓浓的热情,于是干脆不录了,而是转而发现那些和自己学校匹配的潜在申请者。而这些大神一旦前20学校没有录取,很大可能就会直接滑到40左右学校了。这也是今年很多1500+大神没有被30左右学校录取一个很直接的原因。

a3mgji3848200971325.jpg


但这个恶性循环还是会继续。我相信2019的申请也一定会这样。面对这样惨烈的局面,你的保底学校只能越来越往后同时为了增加录取概率,大部分申请者不得不在高中低三个档次全面开展,客观上造成了每一所大学的申请者急剧增加。假设中国每年5万个美本申请者,人数不变,但每人申请的学校数量增加了20%,也就是相当于是6万个申请者竞争同样的入学名额了。


但保底学校你还不得不做。我今年听来的两个全聚德的惨痛消息。一个1520的只申请了前30学校全部拒绝,目前在琢磨英国和加拿大没有截止的学校。一个南方某城市的SAT 1450的学生,近20所学校全部拒绝,包括一些排名80的学校,这大约是申请程序上出了问题了。

dissociative-memory-21448145.jpg

在此,我还是要语重心长地告诫家长,如果经济条件允许,尽量不要DIY,睁大眼睛选择中介,中介的专业能力肯定有差异,但无良中介我坚信还是不多的(毕竟,中介也是人,也是希望你孩子进入梦校),但这样万一的事情被你的孩子碰到,对孩子来说就是一万。还是要理性客观评价分析中介,那些名单牛逼哄哄的保证你哈耶普的签约前一天一个电话春风拂面般热情的,大约靠谱的成分不多。

agency.jpg


我想对那些不是这几所中学的爬藤失意的学生们说,从我接触到的你们来看,你们一点不比这些中学的牛蛙们差,但录取结果差别很大,这不是你们的原因,天时地利人和,你们只占了一样而已。


谈谈运气在美本申请中的作用


我绝对不否认这个,事实上,博美今年的申请结果一如既往的好,我们的生源一般,但每年的录取都是惊喜不断,我一部分归因于我们踏踏实实干活,但运气的作用非常重要。今年早申3个芝加哥,我认为希望最大的一个没有录取,两个希望一般的反而录取了。Y同学的麻省理工,说实话,我也是认为希望不大,但我们都非常尽心尽力准备材料,和她的父母和学生反复沟通文书,苍天也格外开恩,然后就顺利录取了。两个康奈尔的,其中一个录取我也认为是运气的成分。

maxresdefault.jpg

说实话,我现在越来越不爱看什么常春藤学子的故事了,以及什么藤爸藤妈的经验分享了,当然我也不爱写了,我自己都腻味了。都是结果出来之后找原因的玩意,更别提这里面有时候还掺杂着一些其他功利的因素。照我看,有不少被牛校录取的学生,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被牛校就录取了。


运气背后,持之以恒的付出至关重要


标化成绩GPA等,这些门槛的东西都没有,哪里来的运气呢?成熟的苹果砸过许多人的头,但只有牛顿被砸了后发现了万有引力。那个被MIT录取的小姑娘,这么多年热爱数学,多年订阅MIT的新闻杂志,也算是苍天不负有心人吧。

下载 (1).jpg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因为大学对匹配度越来越重视,越来越看重申请者对本校的兴趣是否发自内心,因此在写why college和why major这一类文书时候,如何让招生官看出你对一个学校由衷的持之以恒的热爱,就显得至关重要了。这一点,希望引起2019er的足够重视。

 

同时,对于冲击常春藤之类的牛校,我还是强烈建议有拿得出手的持之以恒的活动。非藤校的50名左右的,还是先侧重GPA和标化吧。一份申请材料,一定要有个闪光点,你的闪光点到底是什么,需要引起足够重视。我每一次和学生谈主文书创意,我上来就问,假若我就是招生官,你现在最想告诉我什么让我对你有印象,你最突出的特点和经历是什么,就是说你身上最大的闪光点是什么。用一个最大的闪光点串起来所有的申请材料,这依然是大学申请中很重要的一个技术层面的东西。


@文章经原作者授权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