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文是谬论…上大学没用…地球是平的,美国人有多反智?

2018-05-02 16:21

之前日报君曾发表过这样一篇文章:《中国穷不穷?这个中国学生的回答在美国的知乎上拿下2400个赞》


文章列举了一些美国人关于中国提出的奇葩问题。比如……


“中国有铁路吗?”


以及最最魔幻的,“中国有电吗?”


能提出这种问题,也不知道你国人民生活在什么次元,是不是21世纪讲文明懂礼貌有知识的好青年啊。


从这个角度来说,有些美国人,确实挺“反智”的。


也许你会质疑,堂堂世界第一科技强国,国民怎么还能反智?这不科学啊!


别急,往下看↓↓↓↓


算数是什么?能吃嘛?


大多数在美国生活过的人,应该都能对美国人算术水平之差有所感知。


美国绝大多数的消费都可以通过刷卡完成,所以无需携带纸币或钢镚儿,很方便。但其实,支付电子化的首要目的可能并非服务于广大消费者,而是不想让收银员崩溃。


不止一次在网上看到这样的吐槽贴:

去快餐店买饭,由于忘记带卡便支付了现金。炸鸡套餐应收12.56刀,实收20刀。把钱给了店员小哥以后,场面便陷入了尴尬。


因为对方根本不知道应该找你多少钱……


小数点,还后两位,对他们来说真是太不友好了。


这个时候,对方可能会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眼巴巴地望向你,希冀你展现下东方古老而神秘的数学底蕴,自觉又主动地把硬币自己都划拉明白了。

除此以外,还能经常看到超市促销的版子上bling bling地写着:“一个1.99, 五个一起买只要12刀!”


我所剩不多的数学常识告诉我,难道不应该单价越来越低,才是清仓大甩卖的正道吗……越买越贵可还行。


美国人坚信,地球是平的...


是的,在距离哥伦布发现新大陆、麦哲伦环游世界多少年后的今天,在美国还是有那么一小撮人坚定不移地认为,地球是平的。


他们声称,NASA拍摄的太空,以及星球的图片,都是电脑的合成,都是虚幻的特效。


他们还提出,如果地球是圆的,那我们就应该会在相对高的地方,有地势高的感觉,而现实生活中并没有感受到。


欢迎你来我国的青藏高原走一走看一看。如果还不过瘾,也可以顺着珠峰溜达一圈。还没感觉算我输。


为此,有人专门成立了一个协会——国际地平协会(International Flat Earth Society)。


该协会的主席查尔斯·约翰逊生于1924年,从小到大一直都对“地平说”深信不疑,年轻时在旧金山当飞机机械工的时候就已经如此。

查尔斯和妻子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他在采访中称,“如果地球就像个球一样,在空间中旋转,那大地表面就不可能有高低起伏了。”


查尔斯·约翰逊先生,这位自称是世界上最后一位自由思想的先驱,曾建议大家都看看周围的环境,并相信自己的眼睛,“所有有智慧、有理智的人都该认识到大地是平的。”


那么一些能够证明“地球是圆的”的科学现象,又当作何解释呢?


“日升日落?这是光学幻象。阿波罗登月?骗局罢了。”约翰逊虽然只有高中教育水平,但宣传“地平说”理论的时候可是巧舌如簧,


“至于日食,我们无需仔细研究它。因为《圣经》告诉我们,天堂本是个谜。”


持“地平说”理论的美国人不在少数,甚至还包括很多社会知名人士。美国说唱歌手BoB、篮球传奇人物沙奎尔·奥尼尔、真人秀节目明星提拉·特基拉等等都是该理论的忠实信徒。他们信誓旦旦,“不管我们站的多高,看到的地平线都是笔直的呀。”


好吧,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坚持。

(如果地球是平的,那上面的东西早就都被猫推下去了好吧)


由别人来买单的宗教自由


知乎网友@王瑞恩 曾分享了这样一则发生在美国的案例:一名车祸受伤者因为“宗教信仰”原因拒绝接受输血造成严重残疾,结果获得高额赔偿。

图源:Government Technology


本案中,原告在交通事故中受伤骨折,按照正常的手术流程,应当在手术过程中接受输血。然而原告拒绝了:作为一名耶和华见证会的忠实信徒,她认为自己的宗教要求自己不得接受输血,否则就不能死后进天堂。结果,本来一场手术就可以治好的骨折,生生被原告用保守疗法给拖成了重伤。


在庭审中,原告的专家证人称原告在未来四年间都无法行走,而且为了维持现状必须要持续接受治疗和康复训练。最终,一审陪审团做出了以下判决:被告需要赔偿原告16万美金医药费,150美金精神损失费,近400万美金未来预期的医药费,400万美金的未来其他预期费用。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美国法律中,被侵权一方应当采取合理的手段来避免侵权人所造成损害的扩大,否则无法就损害的扩大部分获得赔偿。简单来说,就是虽然原告被人伤害了,也不能作,否则自己作出来的毛病不能赔。


然而,在一审中,法官指示陪审团道:“你们不可以考虑她的宗教信仰本身是否真实合理”。 根据这一指示,陪审团认为原告没有义务接受输血来减少损失,因此支持了她所主张的高额赔偿。


在上诉中,法院仍然拒绝对宗教信仰本身的合理性作出判断,但将赔偿总额度降为375万美金,并允许原告在不认可这一额度的情况下重新起诉。(也就是说,觉得不够还可以再要)

图源:Salon


这个案子的核心,在于“理性”:什么才是面对伤病时最为理性的举措?如何充分运用理性,来实现对自己最有利的结果?


然而,自由战胜了理性,当一个个关于宗教自由的判例被引用的时候,宗教信仰本身是否是理性的,拒绝输血的教义是否合理,这个问题却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大学学历能带来什么?


讲一个真实的故事。


小编曾经有一次在美国打uber,没想到等来的司机竟然是本科时班上的一个白人男同学。


我惊讶地问他为什么做起了uber司机,因为听说他之前在市里的一家金融公司找到了分析师的工作。他淡淡地回应:

”因为当uber司机比在公司挣得多呗。”


“早知道我高中毕业就听老爸的话直接工作了。” 

他半开玩笑地说道。


不知道他的玩笑里有到底有几分认真的成分,但是着实被他爸爸的“反智”态度震惊了。


以前班上的白人小姐姐Taylor也讲过她自己的经历,她说她是高中同届同学中唯一有研究生学历的人。


她在Oklahoma的一个小镇出生长大,从幼儿园到高中也一直在小镇上学。那是美国中部一个偏僻寂静的小镇,全镇不足3000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那种,而且大家都是基督徒,宗教信仰政治信仰也全部出奇的一致。


高中毕业之际,班上一半的同学选择了结婚生子而非去念大学。


理由是上大学也没什么用,那些去念了大学的孩子,去的也大多是不知名的公立大学,毕业后还是回到家乡老老实实地找了份闲职。


并不追求非富即贵的大多数普通人,倒不如高中毕业直接在镇上找份工作,省了巨额的大学学费不说,一样可以过得安逸平稳、生活有保障。


23岁的Taylor告诉我,她高中最好的闺蜜毕业后就一直在镇上的JCPenny做销售,丈夫是中学的同学,现在在镇上做消防员。他们16岁奉子成婚,今年孩子已经7岁了。


看到我惊讶得张大的嘴巴,Taylor说,这在她的家乡并没有什么特别。


“毕竟读不读大学,他们都可以在镇上谋生,镇上最富有的人和最穷的人的生活质量似乎也没有多大的差别。”


“有些人甚至都会选择不去工作,每月领取政府的救济金,他们活得也蛮开心。他们大概一辈子也无法理解去上大学的意义。”


学霸=Nerd?


我们还可以在美国的很多影视剧中看到这样的桥段:Leonard是与MIT齐名的Caltech的博士后,Penny是只有高中学历Cheesecake Factory的服务员。


而Leonard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我有什么资本配得上Penny?”


学霸如果长得不好看体育不好性格害羞,那么他们就只是Nerd,只是怪胎,一点儿都不酷,不酷的孩子,即使学习再好也没有人愿意跟你玩。


你可以是橄榄球篮球冠军,你可以是拉拉队长,

你可以是party queen,你可以班花校草,但你不能只是学霸。


在美国,这绝对不止存在于影视作品中。


反智主义(anti-intellectualism),由美国历史学家理查德·霍夫斯塔特(Richard Hofstadter)于1962年出版的《美国生活中的反智主义》一书提出。


最近NBC News进行的一项联合调查显示,美国人对于大学文凭价值的信心正在流失,超过半数的年轻人、男性以及乡村地区居民认为,大学文凭带来的收益不及为其付出的成本。

(图片来源:Morten Tolboll)


同样的调查,四年前曾经进行过一次,但当时的结果与现在可是大相径庭。


在NBC News抽样调查的1200人内,其中49%的人认为四年制大学的文凭能助人找到好工作以及获得更高的终身总收入,而47%的人则持相反意见,二者之差仅有两个百分点。但在四年前,相同的调查,结果则认为文凭有用论的观点可是远远领先“无用论”13个百分点。


对于这个问题,已经取得本科学历的人有63%依然认为上大学是值得的,其余的则有31%觉得不值得。


人们总喜欢谈“实用主义”,那我们来看一组实用的数据:以下是美国一项关于收入水平与学历水平的调查:


红色代表失业率,绿色代表周薪;学历越高,失业率越低,赚取的周薪就越多。


处于最底层的是高中以下学历,最顶端的是博士学历。


诚然,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


身边也不乏拿到博士学位依旧找不到理想工作的,也不乏专科毕业就创业成功年入百万风生水起的,人生有着各种选择也有着各种的可能性。

不能一棍子打死地讲学历与收入是正相关的,毕竟衡量他们之间相关度的还有健康、幸福感、时间与资本投入等多方面的因素。



但是小编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个小段子:


一个有点肥胖问题的人问健身教练:“健身有用吗?我看到很多人健身了还是减不下肥呀?”


教练回答道:“等你先健完身,就知道有没有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