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费数万纽币来留学,亚裔学生却被坑得差点自杀!学校和中介天花乱坠的忽悠背后是…(组图)

2018-05-21 15:44

最近几年,国际教育已经发展成了新西兰国民经济的重要产业之一,越来越庞大的中国留学生队伍渐渐成了主力军。



截至去年6月的一年时间里,在新西兰移民局签发的近5万份学生签证中,中国留学生就以28588份的数量占了半壁江山以上。



不只是中国留学生对新西兰青睐有加,印度、韩国、菲律宾和日本等亚洲国家选择到这个南半球国家来“开开眼界”的留学生人数远远高于其他地区。很多留学生听着学校和中介天花乱坠的介绍想象出了一条“留学-工作-PR”的美好人生路,可现实真的如此吗?



最近,就有在奥克兰私立培训机构学习过的亚裔留学生出来控诉了:千万别信留学中介和学校的忽悠!他们是一伙儿大骗子!花几万纽币来这里就等着被坑吧!我们就是前车之鉴,绝望之下差点走上绝路的心情你懂吗……



29岁的Rex Valesco来自菲律宾,他交了17000纽币学费,在奥克兰Cornell商业和技术学院读了酒店管理专业课程,并于去年年底拿到证书顺利毕业了,但他和妻子不仅毫无喜悦之情,反而愁眉不展。这是为什么呢?


事情得从Rex还在菲律宾的时候说起,当时有一家中介的工作人员找到了他,向他倾情推荐这所奥克兰私立院校的课程,一边给学校的师资力量和教学质量打包票,一边透露了个重大利好消息:只要你在这里拿到level 6的酒店管理文凭,毕业就有老板抢着要给你出工签!



最初Rex也没下定决心抛弃菲律宾的稳定生活来新西兰,但禁不住这位格外敬业的工作人员再三劝说,诚意满满地联系了他好几个月,一有时间就打电话给他劝他不要错失良机。Rex终于被说动了,交了学费报名留学课程。


要说Rex家里经济情况很一般,他和妻子一起来奥克兰的话,还得靠家乡的父母提供支援。但有毕业后工作赚钱养家的希望在,一切困难似乎也能克服。不过,这美好的希望在他们抵达奥克兰之后很快就化为了泡影。


学校开学后,Rex努力地学习跟上教学进度,他和学校里的其他留学生也渐渐熟悉起来,仅仅2个月后,他就听到了一个噩耗:level 6的文凭根本没法在毕业后拿到一年的工签!只有level 7以上的课程才可以!



大惊失色的他赶紧去找了学校工作人员,质问他们为什么实际情况和之前承诺的有如此巨大的出入。他气愤地表示,事前如果知道这个级别的课程没资格申请工签,他根本就不会来留学,学校为了招生怎么能如此不择手段地撒谎?


学校给他的答复是:你要是觉得不满意,可以退学,但是,学费我们是绝对不会退的!要不你看这样处理如何,你再交3500纽币学费,我们让你读level 7的课程,毕业就有工签拿,咱们双赢!


可是,对Rex一家来说,经济状况已经难以负担起多出来的学费和生活费了。远在菲律宾的父母辛苦打工寄生活费,妻子在奥克兰做着护工赚钱养家,而他自己作为留学生每周最多只能工作20个小时,奥克兰的房租如此之高,他们俩的日子过得紧紧巴巴,还怎么好意思再去问家里要好几千的学费?



幸运的是,Rex的妻子拿到了工签,他能够申请配偶签证去找全职工作了,两人都有收入家里的经济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善。但他一看到自己level 6的文凭就感觉无比地糟心:我真想几下撕了它!读的这个课程对找工作一点帮助都没有,完全就是浪费!


“有些私立培训机构就是想利用国外学生对实际情况的不了解来赚钱。”他警告那些想要来新西兰留学的学生们,让他们不要只听招生院校和中介的一面之词,事实可能与他们的承诺截然不同,一旦交了学费后悔也晚了。


那么,对于Rex的抱怨,校方是什么回应呢?Cornell学校的运营总经理Jun Kim表示,校方一直将学生的利益放在首要位置,在4月接到了Rex的投诉后,就积极与他进行了沟通,6月已经圆满解决了这个问题。



对于工作人员将毕业后稳拿工签作为招生噱头的质疑,他给予了否认,表示校方只会诚实地表示“可能有就业机会”。但他承认,学校和菲律宾移民中介机构签了招生合同,留学生学费的20%左右会作为报酬支付给成功介绍学生入学的中介。而这是大多数私立培训教育机构的惯例。


和他一样被中介忽悠到奥克兰留学的菲律宾学生还有很多,比如一名现在在奥克兰当护理工的女生,中介机构把她忽悠到了号称“声誉卓著”的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New Zealand上学,但她在残酷的事实面前差点走上了自杀的绝路。



中介向她吹嘘这所学校的健康课程教学质量过硬,对找工作特别有帮助,而她并不知道,新西兰学历评估委员会(NZQA)却在对这所院校进行调查,因为学校学生根本达不到通过考试的水平,学校竟然给出了95%的通过率。


NZQA发现学校有4个教学计划不符合标准,考试不合格却依然给过、作业剽窃等问题都很严重,因此取消了该校的注册资质。可想而知,交学费来这所学校留学是多么大的一个坑。



可是,她当时对这所学校一无所知,只能听信中介的宣传,中介和和她签了保密协议,她也不能和其他人透露相关信息。


等到了开学的时候,她才发现泥足深陷,进退两难:我背负着家人的期望来到这里,怎么能这样就灰溜溜地回去?但我看不到自己的未来,更别提梦想了,加上巨大的贷款压力,我真的考虑过自杀来结束这一切痛苦!



受过骗的留学生们想要用自己的经历给后来者一点帮助,也在私立院校上过学的Pino Andres就专门开了一个博客,向其他菲律宾同胞揭露移民中介的骗局。


他在2015年来到新西兰的时候也是个单纯的青年,移民中介告诉他来留学是拿身份的捷径,只要毕业就能很容易地找到工作。他相信了,前前后后花费了约45000纽币的学费和生活费。



但是,当他毕业之后,跑遍了奥克兰和其他地区却压根找不到所读专业相符的工作,想尽一切办法都没能解决,去年他只能回了菲律宾。


“我是那么全力以赴,但冰冷的现实让我意识到了中介的宣传是多么不靠谱。”他依然在想办法从虚假宣传的中介那里要回部分学费,但前景很不乐观,他只希望自己的经历能够给怀揣留学移民梦想的人们提供点警示作用:留学有风险,交钱须谨慎!



而新西兰移民部长Iain Lees-Galloway早就做过表态,因为担心私立大专院校的低水平课程会成为以拿身份为目的的留学生的后门,所以政府正在酝酿对留学和签证政策进行调整,以保证新西兰国际教育领域的水平和声誉。


 来源: 走进新西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