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婚|为了移民的爱情,有多少人奔着那张”袋鼠纸“,撞得头破血流?(图)

2018-05-24 17:47

前 言


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是一个充满了阳光和海滩、并远离纷争的国家,以其高质量的生活水准、优越的经商环境、多元文化的社会环境、良好的教育设施以及有利新移民发展等因素,深深地吸引着各国移民。



澳大利亚也为这些移民敞开了大门,通过多种技术签证,吸纳着这些移民中优秀的技术人才。


澳大利亚由于以前非常短缺技术工人,比如厨师啊、泥瓦匠啊、IT民工什么的,便设置了一个代号为“457”的签证,目的是为了吸引外国的这类技术工人来澳大利亚工作,并允许他们通过雇主的担保移民澳大利亚。


于是,印度和咱们中国这两个人口大国的技术工人,就看到了直接移民发达国家的希望,纷纷开始申请这一签证。


比如,中国在几年前就曾经有过整个村庄100多名村民集体移民澳大利亚的神话……


截至去年下旬,印度和中国更是成为了申请澳大利亚“457签证”人数最多的国家。其中这印度的申请者,甚至多到了令其他国家都难以匹敌的程度。


可就在近段时间,澳大利亚政府竟突然宣布:为了优先解决澳大利亚人自己的就业问题,政府决定废除457签证!


这样以来,很多盼望着通过457签证移民澳大利亚的中国人的移民之路都以失望收尾。


目前常见的澳大利亚的移民方式主要有:技术移民、投资移民、雇主担保移民、家庭团聚移民等方式。对于部分想要移民的人群来说:457被砍、没有一技之长又资金有限的情况下仿佛只有一条出路——配偶移民。




“商婚”是什么?


希望留在澳洲且与澳洲公民结婚的海外人士,可以通过申请一份配偶签证与伴侣团聚。虽然6865澳元的办理成本,使得澳洲配偶签证在全球同类签证中成为了最贵之一,但此签证依然是众多海外人士趋之若鹜的最佳选择。


在此签证规则下,如果你的配偶或者同居的男女朋友已经获得澳洲的永久居留权或者成为澳洲公民,那么你可以选择通过配偶移民获得澳洲绿卡。配偶移民签证是最具优先权的家庭移民签证,申请人包括已婚夫妇或者事实夫妻,移民成功指数仅次于高端或重大投资移民。


可真爱难寻,相处不易!能在有限的时间里找到拥有澳洲国籍或澳洲永久居民身份的人生伴侣哪有那么简单。 


于是有一部分人就动起了歪脑筋,做起了“爱情买卖”。以金钱为酬劳,找人来一场以移民为目的的“假结婚”。虽然依然是你情我愿,各取所需,但这已经不再是以爱之名,取而代之的是有偿服务,标的物明确的一场“商业交易”。也就是说,男女双方只是协议结婚,并没有感情基础,一旦达到某种目的后便又可协议离婚。


比起“假结婚”的刺眼,“商婚”这个词语因为含蓄且体现出了等值自由交换的概念被更多人所接受。


但不论怎样,“假结婚”也好,“商婚”也好,都是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本质上也属于违法行为。利用这种方法来快速移民,看似便捷,但是是否真的没问题,行得通呢? 


小编在构思这篇文章的时候,用谷歌(Google)搜索了一下“澳大利亚”“商婚”这两个关键字。搜索结果中,不但有近期找人“商婚”的帖子,其中不乏明码标价,价位通常在10多万澳元左右。



除此之外,居然还有“商婚攻略”,里面都是“过来人”总结的经验教训。




民众对商婚的态度


小编在采访中了解到:


1. 大部分人都对商婚持反对的态度,认为商婚害人害己 


其中也不乏案例:


案例壹


据此前媒体报道:A女士,国内下岗、离婚,运用配偶移民方式移民澳洲,嫁给澳籍阿拉伯人,然后把儿子移民澳洲,后再离婚,又跟自己国内的前夫结婚,想把前夫办过来,遭移民局拒签,这次婚姻结束。这种以婚姻为跳板来澳洲,其婚姻是不会长久的。  


究其原因:1.女方目的很清楚:移民澳洲;2.男方往往是因无经济能力或再婚等原因,本族找不到。对华人猎奇、新鲜感,过了新鲜感,破裂也就快了;3.女方不能融入、融合到西方社会中去。


案例贰


离异的Brerda 2009年11月,以商务考察的名义从中国来到澳洲。通过介绍遇见了Tom, 一位中年未婚男子。在交往了一段时间后,Brerda觉得Tom并不是她理想的对象,但 Brerda 的3个月的签证就快要到期了,而Tom的条件又比较适合帮助她以结婚的方式留在澳洲。于是Brerda和Tom达成商婚的协定。


Tom答应结婚并帮助Brerda拿到澳洲的PR,在Brerda交给Tom部分钱款后,2010年1月,Tom和Brerda来到澳洲结婚,结婚开销由Brerda支付,很快,Brerda拿到了一年的工作签证,沈浸在喜悦中的Brerda以为和Tom结了婚就是进了保险箱,她只需等待澳洲移民局审批的过程和时间而已。


结婚后,Brerda和Tom有段时间就根本没有住在一起,由于不会英语,又没有一计之长的Brerda为挣回向家里亲戚借来的办商婚的钱,在一家按摩院当上了按摩小姐(国外按摩院是专门的按摩院,很正规)。


但令Brerda没有想到的是,Tom开始找各种理由向她要钱,如果她不给,他就威胁Brerda不帮助申请PR,还要向移民局举报她在按摩院当按摩小姐,因为她所持的工作签证是不允许干这类工作的。


想到自己已经和他结婚,而且只要等一年就可以解脱的想法使 Brerda多次妥协,在按摩院挣的钱又被Tom全数拿走,Tom用那些钱买了车,但车却注册的是Tom自己的名字,并没有Brerda的名字。在朋友的建议下, Brerda租了一套房子,并买了家具等日常用品,要求Tom和她住在同一栋房子里,两人申请了共同银行账号。


但Tom的条件是,要Brerda到律师楼签订一个结婚后的分居的协议,时间写自2010年2月起,也就是结婚一个月后,她和Tom分居,同时律师也告诉Brerda,这份分居协议是不会提供给澳洲移民局的,所以不会影响他们的PR申请。在相信律师的建议和Tom的信誓旦旦的保证下,Brerda再次妥协,答应签了这个分居协定。


时间就这样飞逝而过, 2011年1月,Brerda的工作签证到期,但她申请的PR却依然没有结果,也没有任何进展。2011年5月,在不安的等待中,Brerda终于等来了移民局的面试通知。这时,Tom告诉Brerda,再给3000元澳元,然后才去移民局面试。 然而此时的Brerda已经一无所有,但想到这一年来所受的屈辱和苦难,不都是为了等到这天的移民局面试吗?


于是,她再次向国内的家里人借钱给了Tom,想这是最后的机会,可能也是最后一次受控于Tom,只要通过这次移民局的面试,就可以摆脱Tom没完没了的要钱了。5月6日,Tom和她来到移民局面试,但Brerda没有想到的是,由于之前签署的分居协议,他们被认为是不符合条件而被拒绝。


她选择“黑”下来,Brerda放弃了上诉,放弃了似乎看来还有希望的“留下来”,她想逃离Tom的纠缠,也想再挣回一些被骗的钱,于是她又回到按摩院当按摩员工。由于没有身份,她所得到的报酬相当低,而且每天提心吊胆过着日子,在忙完一天后,难得的休息日,她就是思恋家乡和亲人,常常是哭着哭着就睡着了。8月的一天,Brerda在“黑”下来几个月的时间后,被移民局发现,并被遣送回中国。


2. 部分老移民对待“商婚”态度宽容


小编还针对“商婚”采访了一些早年抵达澳大利亚的老移民,本以为这部分移民会对“商婚”极其厌恶,但事实上,对一部分老移民来说,对待“商婚”,他们的态度更加包容。


部分原因在于,“商婚”就发生在他们身边,也许就是身边的朋友。这些老移民还提到了一个不能忽视的群体“黑民”。 



据了解,在悉尼西边的VILLAWOOD区街市深处,有一片奇特的景观,延绵数里的高墙铁网,围住了另一个世界,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神秘世界。这就是举世闻名的非法移民拘留中心(俗称黑民居留营)。


非法移民现象,也就是俗称的黑民现象,是当今一个世界性问题。据最保守估计,英国有非法移民一百多万。而美国则超过一千万。在澳洲这样一个多元化的国家中同样难以避免。澳大利亚有着世界最长的海岸线,靠有限的海空巡逻,堵截船民往往是捉襟见肘,力不从心。随着入澳旅游及各种签证(例如留学,商务)的逐渐放宽,非法滞留澳洲的问题更是日益严重。


到底有多少非法移民在澳洲,看来只有天知道。就连澳洲移民局本身都不能公布个准确的数字。造成无法统计的客观因素很多,主要原因是,很难有一整套完善、合理又有效的措施去解决,根治这一漏洞。


虽然澳洲政府经常在澳洲本土采取大小规模突击检查,但这些做法往往收效甚微,打击力度不够,覆盖面又小,抓住的只是小部分“倒霉”人士。比起实际估算的底数来说,实在只能算是皮毛而已。可哪怕只是一些“皮毛”,都已对某些行业造成不小影响,特别是一些需要苦力(劳动力)的行业类似建筑业或农业。


在移民局一次例行检查、搜捕黑民之后,一农果园竟然面临倒闭危机,原因是工人都被抓走了,水果挂在树上无人采摘,几乎烂掉,损失惨重。同样原因,有的按摩院则被迫关门大吉。如此一般,可见问题的严重性。


何谓非法移民?根据澳大利亚移民部的界定,非法移民一般分为三大类:


无签证居留澳洲、逾期签证居留、签证取消仍居留于澳洲。


澳大利亚政府从1958年开始就已经颁布条例,将以上所说的三类人定义为非法移民,一经查处,就会被送到专为关押非法移民所设立的拘留所,等待遣返回国。



所以,对那些逾期居留人士来说,拘留营就是他们的终结,他们的噩梦,他们的奈何桥。当他们被抓获,带着打工的疲惫和满身汗臭,带着即将被遣返的恐惧,被送到这里时,他们对门口的“欢迎”标牌只能是欲哭无泪。


一般而言,移民局抓捕黑民的主要途径是依靠民众举报。澳洲居民出于公民意识,常常会举报那些违法行为。吸毒贩毒,非法移民都在举报之列。但是更多的,大量的举报,却源于人性中的弱点,或者说是人性中丑陋的一面。比如说,嫉妒,仇恨。


通常是,当生意上的竞争对手感到对方对自己的利益构成威胁,又知道对方雇有非法移民时,就有可能举报。


关在拘留中心的黑民基本有两条出路,或者说是有两种结果:一是被遣返;二是通过法律程序留下来。而后者将会是相当困难,法律上的漏洞越来越少,移民政策越来越严厉。


在这样的情况下,与澳洲公民结婚或假结婚是一条争取留下来的最佳捷径。


在法律上,界定真假结婚是极其困难的事。有时真真假假,真假难分。常常令移民官员们伤透脑筋。在拘留所接待室,每逢规定的探望时间,可以见到不少男男女女(而主要又是中年女性),以已婚或未婚夫妻的身份前来探视被拘留者。当然少夫老妻,老夫少妻的情况比比皆是。


有时甚至会见到一个体态肥硕的老妇,亲密地拉着一位年轻男士的手,在喁喁私语。如果不是她抱着的一束象征爱情的玫瑰,别人肯定以为这是一对母子。真实情况是,他们为一对法律意义上的夫妻。在这里,双方都以利益为价值取向,有多少是真爱,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案例叁


徐先生和范女士是一对夫妻。他们俩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婚后恩恩爱爱。他们在国内做小生意,攒了一笔钱。但他们不安分,向往更好的生活。于是将这些钱托付给人,转转折折,历尽艰险来到澳洲。


安顿下来后,徐先生在建筑工地找到一份苦力活,妻子暂时没找到工,在家煮煮饭,小两口苦中有乐,相濡以沫。但好景不长,徐先生所在工厂被人举报,他被抓进拘留营。妻子的身份没有暴露,只是搬了一次家就躲过了。


一开始,妻子总是冒着危险前来探望他。患难见真情,徐先生对妻子比前更爱也更痛惜。久而久之,徐先生发现妻子来探望的次数减少了。妻子则告知说她已经找到工作。但更重要的是,他隐隐约约感到妻子对他的感情已日益淡薄。


后来,徐先生的法律程序已经走完,等待他的命运也就只有被遣返了。他决定与妻子摊牌,劝妻子跟他一同回国。没想到范女士一口拒绝了。她说她喜欢澳洲,既然出来了就不想再回去。她还说她会设法搞到身份。


徐先生差点晕了过去。事情很明显,妻子已经变了心。


所谓设法搞到身份,无非是找人结婚。


想想当初夫妻的恩爱,回忆起两人做小生意时的一幕幕生活场景,他怎么也想不通,昔日温顺善良贤淑的妻子怎么会变成这样?他的精神都快要崩溃了。


他一夜无眠。对妻子的爱变成了恨。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他决定向移民局举报了妻子的黑民身份。


接下来的事可想而知。妻子很快被抓进拘留营,等待她的,是被遣返。他们虽然关在同一个拘留营,但已是陌如路人,妻子对他恨得咬牙切齿。当然,他们最后都被遣返回国。但回去之后,他们将如何面对现实,面对生活,面对亲人,他们连想也不敢去想。这段经历留给他们心灵的伤痛,将会是永远,永远。


非法移民现象是相当复杂的社会问题。黑民们作为一个社会群体,实际影响着整个社会。而黑民本身的处境也令人担忧。他们的身心健康,他们心理的扭曲,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他们中发生的有些悲剧,是人性变异的悲剧,实在发人深思。


他们选择出走,远离家乡远离亲人,付出的往往不仅仅是经济代价。如果把这当作赌博,那么他们押的几乎是青春和生命。他们无非也是为了一种追求,经济的追求或政治的追求,甚至只是为了改变生活环境,换一种活法。但是他们这样做不符合现行的游戏规则,或者说影响和损害到别人的利益。于是不为人所容忍和接受。


事实上,非法移民们承受着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苦难,他们从事的大都是最累最脏的体力活。他们每时每刻都生活在恐惧之中。老一辈移民中有许多从黑民通过“商婚”或者“假结婚”才成为了澳大利亚合法居民。所以对于“商婚”,老移民的感情很复杂。


事实上,在老移民中也不乏通过“假结婚”找到了真伴侣,从最初的“商婚”为初衷,到现在弄假成真,依然互相扶持,感情日益深厚。现在已儿女双全,房子车子应有尽有。



澳洲政府已开始严打“商婚”


配偶移民是性价比最高,最轻松的移民方式。不少人在以买卖配偶移民的方式,移民澳洲的时候却没有意识到,“商婚”一旦被发现,就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去年,澳洲移民局就取消了1000多人的配偶签证,并且将这些人驱逐出境拉入黑名单。却并没有杜绝这些企图钻空子人。最近,两个帮助别人安排假结婚的非法中介,受到了有史以来最严厉的惩罚。


他们或许将面临10年监禁!


例如:


Chetan Mashru和Divya Mashru这两名移民代理是一对印度夫妻,两人从2011年3月开始,在12个月内安排了16次婚礼,主要负责联系有澳洲身份的女人,让她们跟想要移民澳洲的印度男人结婚,并且从中大赚一笔。



他们在澳洲本地发广告,表示要寻找有澳洲身份的单身女性当“演员”,实际上,就是让这些缺钱的女性扮演妻子的角色。


他们首先会给一笔5000澳元的订金,接着,向这些女性每个月支付1000澳元,直到办理配偶移民的印度男性拿到PR为止。


然而,实际上移民局会对申请配偶移民担保的夫妻进行突击检查,发现有些夫妻在家基本没有互动,就对他们进行审问。


本来就做贼心虚的假夫妻,立刻露出马脚。并且供出了一大批相关人员,还说出了假夫妻第一次见面就是在结婚登记处,此前没有一点交集。


这下Mashru两夫妻分别被控扰乱执法等50多项罪名,或将面临10年监禁。


另据澳大利亚《澳洲日报》2015年报道,澳洲政府数据匹配技术早就揭开了跨国寻找真爱的“童话故事”面纱,澳大利亚数百名外籍配偶因为假结婚而被撤销了签证。


人力服务部和移民部利用新的高科技系统,查找那些一边领取单身人士福利金,一边担保海外配偶移民的人。


《先驱太阳报》近期报道,有近5万人占去年移民人数的四分之一,以新娘,新郎,未婚妻和同性恋伴侣的身份取得了签证。


最大的外籍配偶来源国是中国、印度、英国、菲律宾和越南。


虽然配偶签证的申请费近7000澳元,但依然很受欢迎:现在有数万名申请人正在等待签证结果。


想要留在澳洲的前留学生充分利用了这种签证的优势:每年约有7000名前留学生嫁给本地人或与本地人同居,从而取得了配偶签证。


但在过去三年里,约有750份配偶签证因为违反了签证规定,例如做出虚假申报,提供了不正确的个人信息,或者申请人的品格问题而被取消。


申请人只有在与澳洲公民维持两年持续且真实的婚姻关系之后,才能够获得永久居留权。


移民部长达顿(Peter Dutton)曾在采访中表示:澳洲政府发起的联合数据匹配行动将找出那些以欺诈手段取得配偶签证的人。


“去年,我部发现与促成假结婚相关指控数量增加了。”他说,“这项数据匹配计划是政府检查和预防欺诈的整体方案的一部份。”


“那些故意利用澳洲福利和移民系统的人将会被逮住。”他说。

但移民专家比瑞尔博士(Bob Birrell)说,要抓住欺诈的人非常困难,在两年的等待期过后,移民局在检查婚姻关系的真实性方面所作的不够。


“我们有数以千计的海外学生在找人担保他们。这说明我们面临着一个真正的问题。”他说。



澳洲移民妈妈们的担忧


随着小留学生的增多,陪读妈妈也日渐增多,为了省下高昂的学费及日常支出费用,屡屡出现陪读妈妈与国内的丈夫“离婚”,在澳找人“商婚”,这样以来,不仅将自己的临时签证转成了永居身份,自己不满十八岁的子女也由海外学生变成了本地学生,不再需要支付高昂的学费。


由于假结婚现象,导致现在配偶移民审查越来越严格,审核时间也越来越长,严重影响到正常申请配偶移民的人群。


虽然假结婚现象毕竟还是少数,但负面影响极大,如今老一辈移民的子女也已成人,到了适婚年龄。这些孩子的父母亲很大一部分是通过配偶移民途径拿到签证,之后子女来澳团聚。


这些孩子虽然在中国出生,却在澳洲长大,既受西方文化熏陶,又继承了中国文化的理念,不同于被人们称为“ABC”(Australia-Born Chinese:在澳洲出生的中国孩子),这些年轻人更容接纳来自中国的留学生,经过一段时间交往,相知相恋而结婚也是合情合理的。



但一旦谈婚论嫁,就要面临帮助对方申请配偶移民,而忧郁种种负面新闻,当子女面临这种情况时,父母的感情总是纠结的。总希望能以成人的理智帮助子女分析现实情况,避免子女做出冲动的选择。


在采访中,有移民妈妈表示其担忧主要来自以下几点:


首先,感情交往往过短,由于学生签证有效期有限,而递交申请一定要在学生签证有效期以内,所以子女们的婚期往往是很被动的。在这样的情况下,父母必然会担心年轻人之间是否彼此已经充分了解,感情是否稳定。


其次,留学生往往独身一人在澳,对其家庭背景很难深入了解,虽说是恋爱自由,但作为家庭未来的一份子,家长当然希望能有一个全面客观的了解;包括对方的成长环境、文化背景等。


再者,由于移民条例的改变,澳洲公民作为配偶申请担保人,一生只有两次机会,且至少相隔五年。这一硬性规定也是父母最为担心的。


配偶申请一旦递交,子女的婚姻状况就具备了法律效力,玩意遇人不淑,遇到仅以结婚为跳板,留居澳洲为目的的假结婚,子女既失去了一次爱的机会,又会留下不实婚姻的记录,对其一生都会产生诸多不良影响。


恋爱容易冲昏年轻人的头脑,作为家长只好多加小心,替子女把关,试图将风险降到最低。


但另一方面,家长们的担忧也可能只是杞人忧天,大多数年轻人还是积极向上,待人真诚,与相爱的人共同努力,在异国他乡打造属于自己的美好未来。


结语


除了为拿到国外永久居民身份而“假结婚“之外,在国内更是在近段时间出现了许多为了买房,“中国式假结婚”、“中国式假离婚”现象。


有段子这样写道:


曾经有一段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但我没有好好珍惜。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对她说:“亲爱的,我们结婚吧!如果让我给这段婚姻加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个房屋过户的时间!”房屋过户之后,现在又得稍修改:“亲爱的,我们离婚吧!如果让我给这段离婚加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个房屋过户的时间!”


婚姻本是人生大事,是人生中最神圣的关系,如今却成为一种达到目的的手段,说结就结,说离就离,婚姻的小船还真是说翻就翻。



来源: 澳洲生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