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CRY!那些年刚出国就闹出的大大大笑话

2018-05-28 16:03

刚出国的同学,因为人生地不熟肯定闹过不少笑话。在国内辛辛苦苦考过雅思、托福,带着全家的希望和对留学生活的憧憬登上了去往国外的飞机。


到了国外准备好好学习大展拳脚!终于准备好和外国友人来一场地道的英语交流,正准备用上积累了十几年的口语必备从句、俚语,最好能让他们惊艳一下,再结交一些朋友,结果和歪果仁交流的时候:emm。。?这和我学的英语口语怎么不一样??这位友人在说什么??我都听到了什么??



后来好不容易理解他们在说啥,这才知道生活中的交流对话和考试里的口语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不仅口音千变万化,连表达方式都层出不穷,让刚出国的同学们简直防不胜防。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那些刚出国的留学生们由于语言隔阂都闹出过哪些笑话,已经出了国的留学生们可以看看有没有跟你类似的情况;准备出国的小伙伴们快拿出小本本记录一下,以后到了国外好有备无患!


有个同学 英语很不好

房间里出现老鼠 忘记怎么说了

他问房东 你看过 猫和老鼠吗(Do you know Tom and Jerry?)

看过啊 房东说

我同学说 Jerry is here

 ( @fushi99 )



坐标伦敦

"Hello, may I have a taxi to xxx?"

"Of course, where you from?"

"China!"

"Sorry?"

"China!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嘟嘟嘟嘟嘟…

( @GaryKwok )



飞到美国刚下了飞机还需要转机,在机场排队等着上第二趟飞机。


我就看见一个全副武装的警察(那时也分不清警察和保安),一手高举一个打火机,一边向排队人群吆喝:Any liars? any liars? (有撒谎的吗?有撒谎的吗?)



我想,听说美国人特别重视诚信,法制严格,没想到美国的法律严苛到这种地步啊!抓到撒谎的,就地火刑!!!


突然想起刚才报关的时候瞒下了几千现金没报,顿时冷汗淋漓!!! 


警察还顺着队伍来回踱步,在我身边经过了几个来回,我仿佛是谍战片中白色恐怖之下的敌后卧底,心都快跳出来了!娘哩!千辛万苦跋山涉水大老远出国,脚刚沾地就当了布鲁诺!多冤!


后来仔细听了几遍,才发现是人家说的不是liar(撒谎者),而是lighter(打火机)!


原来美国禁止带打火机上飞机,估计是刚出台的规定,很多人还不知道,因此就有机场安检人员提醒大家:有打火机吗?有打火机吗?



后来久了才知道,美国生活中的土话发音,和课本听力磁带的不太一样,比如这个't'经常是发得又轻又懒,几乎像被吞掉了一样。lighter(来特儿)听起来就像liar(来儿),害我虚惊一场。

( @Lee Sean)



"Hey, how's it going!"
".....parden me??"

"how is it going?"
".....en?"

"what's up?"
".....yes?"

"HOW ARE YOU?"
"I'm fine! Thank you! And you?"
"GOOD"

这是我到美国第一次对话。。。。

( @李黯堂) 



在北卡州立大学北边的一个披萨店吃披萨,点了披萨后,老板问点不点toppings,我想了想啥是toppings,怕被宰就赶紧说no no no,老板表情凝重的说r u sure?  我紧张的回答 sure sure sure。


结果上来一个大烧饼,光面的。

( @斯塔特 )



我的中文名字叫曼,uber用了fb的名字man,我每次上车都要和司机解释为什么我一个女生会叫man…直到有一次解释累了,跟司机说I used to be a man,换得了一次安静的旅程。


以及我一度以为学校邮件风格狂野,一直以Hi,man开头,直到我看到了同班西班牙同学邮件开头赫然写着hi,Alejandro…


还有一次去曼城,两个酒店前台在看了我ID之后很开心地在那里讨论,her name is man, hahaha...

( @smiletoday )



晚上去居酒屋吃了个饭 大概40刀左右 付现金给了50 算了算小费大概5刀 然后就把钱给了服务员 手比了一个5   然后跟他说just give me five (找我五块钱就行了) 


结果小姐姐跟我击了个掌……

( @山大王就是我 )



第一次进美国海关,工作人员是个很壮但还蛮nice的黑人大叔:
他:你父母工作是什么?
我(短路了半秒):我妈是officer。
他:wow,这么酷。
我(officer酷什么?等等。。。)
他(拍拍自己腰间):她也用枪么?
我(不对,officer是警察,我的天,怎么办):不不不,我妈就是work in the office,不、不是officer。。。
他:喔,那叫clerk,不叫officer,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喔,对,clerk。。。

(@LiuS)



一下飞机就被纽约海关带进小黑屋,虽然没贩毒但第一次出远门听力又渣完全摸不清状况心里慌得要哭……
海关大叔一脸严肃地说: "I20" (发给留美学生的一个凭证文件)
我华丽丽地理解成了 " I (am) 20"
大叔您一把年纪说自己二十这不是逗我呢麻!!



海关大叔见我一脸震惊地在那儿发呆,又重复了一遍: "I20, please"
我去~大叔您还来~~
Anyway看着大叔期待的眼神,我就礼尚往来地回了一句: " I, 24"
留下海关大叔在那里一脸震惊地发呆~

( @奔跑的解析卡 )



第一次journal club全程把codon(密码子)读成了condom(安全套),当时大老板和全实验室20多个phd postdoc全都在场。


下午连楼下实验室都知道了有个女生讲了半个小时的condom optimization......


生无可恋。

( @大白狗腿  ) 



刚到澳洲,注册完正在去宿舍,学生村管理员看到我之后,远远的冲我喊:


“GO DIE! MAN!”


我心里一惊:卧槽?!刚来澳洲第一天你就让我狗带?!这不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是什么?!顿时怒火焚心、愤恨交加、大脑一片空白。最后凭着嗓子眼里堵着的那口恶气,立即回吼了一句:


“YOU TO GO DIE! MAN!”


然后我就气宇轩昂的扭头走了,心里暗自庆幸刚刚硬气了一把,没留下怂包的印象,没输给别人。

之后渐渐和管理员小哥混熟了,他告诉我其实他对我第一印象特别好。因为第一次见面时,在他我对我说了:


“Good day! Mate!”


之后,我很礼貌的回答了他:


“You too! Good day! Mate!”


而且语气还特别充满活力......
满活力……
活力……
力……

(@村门口王二狗)



来源:威久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