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程直击】高云翔案重磅证据频出,精液血迹中验出被告DNA,假释决定明日才出!

2018-06-28 18:53

【今日澳洲6月28日电】(记者 杰夫 睿内 柯木塱 实习生希尔)今日上午在新州高等法院,高云翔和王晶涉嫌性侵案再次开庭,将当庭审议高云翔再次提出的保释申请,今日澳洲App在现场为您带来直播报道。


4:45 pm 直播结束

董璇及高云翔的家人从法庭走出,乘车离开,今日澳洲App还将关注事件的最新进展。


4:15 pm

法庭向高云翔通告,称结果会于明天下午2点告知,高云翔点头说,“好,谢谢。”

法庭进一步询问,他是否希望在翻译的陪同下,继续视讯听取法庭结果,还是愿意稍后通过法庭文书得知结果,高云翔点头称,“好”,但似乎正在思考,显得有点心不在焉。


3:57 pm

公诉方发言称,高云翔的保释人,“都是为了保释而保释,并不了解他。”


法官提出:“第二证人罗女士作为高的同学,客观地说可以算和高熟识。”


“受害者当时可能受到了来自商业层面的威胁。从CCTV中可以看到她曾多次明确拒绝王。”


法官询问,“为什么王和受害者进房间后,会再叫高?”


高的律师称:“受害者有好几次机会能离开,为什么她不离开”


3:40 pm

高的律师再次强调,“高云翔的妈妈、妻子和孩子都愿意搬到澳洲来支持高云翔。”


“两位愿意为高金钱担保的证人,加上高家人愿意移居澳洲的诚意举动证明,高云翔是不会在该案审理结束前潜逃回中国的,绝对不会。”


法官询问高的律师,“愿意保释高的人,都没有看过受害者的证词,也没见过受害者,甚至不太了解案情就愿意担保。”


“在性侵案中,家人和朋友在不了解案情的情况下,就坚定支持被告方是常见的。”


而高的律师说:“高太太带着女儿来到澳洲,就证明高不会跑也不能跑,因为在中国文化里,潜逃会被默认为有罪,高太太要如何跟女儿解释,她爸爸犯下如此重罪。”


3:20 pm

高的律师再次对受害者证词可信度提出质疑,他说“高云翔当时可能不在房间内”。


法官称,“在房间内的枕套上的精液中,验得高云翔的DNA,房间内的血迹中也验出高的DNA。”

"CCTV显示高曾坐电梯上了楼,走向房间,36分钟后才出来。"


高的律师说:“我有一份另一个同车女生的证词,证明这位女生曾问过受害者要不要一起离开,她拒绝了。”


“在我们提供的视频中可以看到,受害者是有机会乘车离开的,但她明确拒绝了”


法官说:“我确实在视频中看见受害者曾推开过王。”


2:42 pm

高云翔的律师向法庭提供了一份视频证据,存在USB中,希望当庭播放,但被法官拒绝。

法官称,若播放视频会中断高的视讯连接,表示稍后自己会查看。随后,她要求高的律师口头描述视频内容。


高的律师说:“其中包括3段视频,第52秒和1分57秒都有王晶和受害者的镜头。”


“王和受害者当晚有很多亲密的互动,因此推翻了受害者之前‘被迫’的证词。”


“在一点到两点钟之间,双方的互动特别明显。”

“香格里拉酒店的视频显示,当时王和受害者及另一个女生一起从一辆面包车上下来。”


“王和受害者相互搂着、抱着,还跟另一女生挥手,说我们要上去了。”


“我们提交的证据侧面证明了受害者的行为和证词是冲突的,是有出入的,希望重新考量其证词的可信度。”


在举了一些判例法中的例子后,律师说:“高的家人,董璇和高妈妈从今以后都愿意搬到澳洲,住在Chatswood。”


“如果保释获得批准,他们一家人也愿意一直住在澳洲。”


2:00 pm

法庭再次开庭,传唤第三个证人。第三位证人名为Yu Yan,是位中年男子,临时旅行到悉尼,住在Chatswood,职业是基金经理,他为关于中国护照的情况作证。


现场出示了两本护照,他说,“我有两本护照,一本过期了,一本在有效期内。”


“一本旧护照页数用完了,所以要申请新的。”


证人开始讲述王晶的相关情况。


“王先生,3月26日因为拍戏来参加活动。”


“我看见当晚受害者和王先生在一起,在Gala KTV也看见王先生和受害者在一起,他俩一起点歌,在点歌台旁接吻。”


“我看见过不止一次,有时会亲3-5分钟。”


“我一直在KTV待到最后,离开KTV是早上两点。”


“目前我还没从该公司挣到任何钱,还未给股东分红。”


“王在这个公司占股30%,是CEO。王犯罪的话会对公司影响很不利。”


“3月26日晚,我没有喝酒,我也没特别关注王和C,我只是当时在房间里,看到了很多事情。”


“当晚我身穿绿色T恤,王先生当晚和我也有很多交集。”


“我当晚看见王搂着受害者的腰,我没看见她推开王的手,我也没看见她躲开王的亲吻。”


“我是王先生的好朋友,我和王,高之间都没有其他生意来往。王来澳是为了拍摄电视剧,高是第一男主角,王的公司是该电视剧投资方之一。”


公诉方质疑于先生关于“受害者和王亲吻”的证词不属实,于先生表示他宣誓后,所说一切属实。


1:20 pm

法庭暂时休庭。


12:39 am

第二个证人Bin Luo女士上庭。


罗女士说:“我是高云翔的同学,不过自从2009年来到澳洲后,就没见过面,平时经常通过微信联系。


”我与丈夫商量过,愿意向法庭提供一张20万的支票,从家庭对冲账户里转到法庭账户,用作高云翔的保释担保。”


“我家有有1处房产,价值120万澳元,每个月不用再付贷款。”


“我非常了解他。我们是同学,两年的时间都在一起拍戏、学习、生活。”


“我知道他要来澳拍戏后联系的比较多,在他来拍戏前,我和他在一个同学群里经常交流。”


“我老公也非常坚定要支持高云翔,他是我们同学中的骄傲,我必须要做这个事情”


“高太太没对我做出任何承诺。”


“所有同学和老师都相信他和支持他,20万也在我承受范围之内,我理解如果高潜逃回中国,我的钱就损失掉了,但我相信他,他不会的。”


她还向法庭呈上一份自己亲手写的中文保释申请。


高云翔视讯画面内传来噪音,法庭询问他是否能听清,他指着门说“是的,刚才那边有人说话”,“能听清”。这是高云翔在庭上第一次出声,声音略显紧张。


12:39 am

Lina Fu女士作为第一个上庭证人,开始接受控诉双方律师的交叉盘问。


Lina Fu女士首先阐述了自己与高云翔夫妇的关系,她说,自己2008年来澳生活,与董璇是很要好的朋友,与高云翔却并不熟,只在两年前见过一次。在接到董璇的求助电话后,她联系到了高云翔的律师,自愿抵押自己价值120万澳元的房产,为高云翔提供保释。


当被问到愿意担保的原因是,她表示,“我信任董璇,信任她的家庭。”


高云翔在视讯画面里眉头紧蹙,神色严峻,仔细聆听证人证词。


12:30 am

高云翔如期通过视讯提堂,穿绿色囚服,未戴眼镜,神色显得憔悴。


董璇手抱着女儿入庭旁听,表示对丈夫的支持。

(图片来自:董璇微博)


12:29 am

本案的保释听证正式开始,高云翔母亲和律师团队入场,但董璇暂未进庭旁听。


11:48 am

今日澳洲App记者在法庭外看到,有大批中文媒体代表在此等候,董璇在楼层尽头跟人小声沟通,表情严肃。


因庭内座位有限,大部分旁听者只能站在庭侧或门外旁听。


10:22 am

记者在庭内了解到,在高云翔律师的要求下,该案的保释听证临时推迟到今天中午12点进行,今日澳洲App将持续为您带来直播报道。


9:44am

董璇身穿墨绿色大衣,在众多安保人员的护送下,匆匆走进法庭。途中,有记者用中文向董璇发问,董璇表情平静,并未作出回答。


9:38 am

高云翔的母亲来到现场,她神色凝重,一直与身边一位华人男子交谈。


9:40am

本次庭审被安排在新州高等法院11A庭,负责此案的法官是Lucy McCallum,高云翔排第7个,王晶的保释申请听证将于7月初进行。


庭外早早聚集了10余家媒体的摄影记者,守候董璇的出现。


此外,法庭外聚集了一群神秘黑衣人,排队整齐过安检,均为华人外貌。


律师点评:

澳洲AHL法律林律师在庭后点评时指出,今天的保释庭辩主要着重在几个点:辩方律师着重从证据着手,以证明双方有亲密关系,从而达到证明公诉人的证言有不准确、受害人的证言有出入,以及受害人的个人信誉有问题的辩护目的。


其次,辩方想证明,高的家人已为了高的案件在澳洲作出安排,从侧面证明,一但高保释成功,不会从澳洲逃跑。


检方律师主要强调保释后的风险和危害性,且已在递交给法庭的证词里面说明。


检方强调的第二点是,受害人同意接吻并不代表她同意之后在房间里发生的事情。辩方律师多次强调双方在KTV里有亲密动作,有亲吻,但检方律师认为,这不代表受害人同意稍后被性侵犯。


事件回顾:

3月29日,中国男星高云翔被控于悉尼香格里拉酒店房间内性侵一名女子。另有一名男子王晶(Jing Wang,音译)也涉案,两人分别在酒店内和唐人街被捕,被控性侵相关罪名,若罪名成立,最高量刑为终身监禁。


受害女子稍后被证实为电影《阿亚拉恋情》悉尼协拍方工作人员,知情者称其在圈内“口碑良好,工作敬业”。


4月5日,该案首次在悉尼中央地方法庭过堂。当天,高云翔身穿绿色囚服,通过视讯方式出庭。高云翔坐下以后,先对着镜头挥手,说了一句爱你,又飞吻了一下,然后才开始跟法庭上的翻译进行对话。


当天大概有50到60人到庭旁听,现场人满为患,其中有部分旁听者主动告诉今日悉尼记者,他们是悉尼大学法律系的学生,特意选择这一场庭审到庭旁听,了解案件的进展。辩护律师称将为2人做无罪辩护,并计划申请保释。


4月11日,王晶与高云翔涉嫌性侵案两案合一,一同再次过堂。两人均被控严重性侵犯和结伙严重性侵犯罪名,最高量刑为终身监禁。控方在庭上公开了部分调查结果,包括在王晶房间内找到精液、血迹,以及受害人留在玻璃上的掌纹。


当日,董璇在保安和助理的簇拥下,以伞遮掩,白衣黑裙走进法庭旁听,结束后一言不发乘保姆车离开。


5月2日,此案再次在悉尼中央地方法院过堂。因为高云翔的辩护律师要求控方提供更多监控记录(包括Red Chili Restaurant、Gala KTV、Kobe BBQ、Vodafone、Blue Angel Restaurant),该案被延后至6月再审。


这些地点,相信为案发前高云翔在悉尼滞留期间,曾经到过的地方。


6月7日,此案在悉尼中央地方法院再次过堂,主要围绕双方律师材料交换问题。因高云翔律师称仍未收到部分证据材料,该案将延后至7月下旬再度过堂,董璇也并未到庭旁听。


据悉,高云翔律师提出,所有证据需在7月5日前提交完毕,其中可能包括受害人的医疗证据材料。


6月18日,该案首次在新南威尔士州高等法院开庭,仍无实质性进展。仅确认高云翔的保释申请将在6月28日正常进行。


高云翔之前曾提出过保释申请,在悉尼中央地方法庭被拒绝。


转自今日澳洲,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