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室友无法理解《我不是药神》,4万一瓶的天价药,他只用花$5.4

2018-07-10 11:27

能代购吗?

可惜不能

澳洲没有药神


最近,电影《我不是药神》刷爆了朋友圈,承包了国内各大社交媒体的流量。



网友们把各种各样的溢美之词,全都毫不吝啬地送给了它,就连一向苛刻的影评人都说,“我们也有了能改变国家的电影”。



而豆瓣9.0的超高评分和点映6小时就破亿的惊人票房都证明:


这部电影完全配得上这些赞美!



这个电影的内容总结起来就3个字:



徐峥饰演的主人公程勇在上海开着一家卖印度神油的小店,生意十分冷清。



他的老婆因为家暴和他离了婚,嫁给了一个有钱人,并且要带着他的儿子出国。因为交不起房租,他赖以为生的小店被房东上了锁。而他的父亲也因为血管瘤突然入院,留给他的是一张天价的手术单。


他的生活一片狼藉,能救他走出困境的只有一个字:


钱!


绝望之中,他想到了前不久来找过他的一个病人——吕受益。


吕受益(王传君饰)患有慢粒白血病。



对于这种病,瑞士诺瓦公司生产的一种特效靶向药—“格列卫”效果非常好,如果长期服用的话,病情基本可以得到稳定。


但是这种药有一个缺点:天价!


一瓶药要4万人民币!


一个月一瓶,一年下来就要几十万,而且需要终身服用,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无底洞,


普通的病人根本负担不起!



而印度有一种“格列卫”的仿制药,药效和瑞士正版的相似度高达99%,但是批发价只要500块一瓶。


印度的仿制药成了吕受益活下来的唯一希望。



问题在于,这种仿制药没有经过国家药监局的审批,不能在国内上市,为了保住自己的命,吕受益找到卖印度神油的程勇,告诉他如果从印度带这种药回来卖,一本万利。


两个人,一个缺钱,一个缺药,一拍即合!


从此之后,程勇开始了倒卖“印度仿制药”的生意。



批发价500块一瓶的药,他在国内卖5000块一瓶。虽然价格翻了10倍,但是比起4万块一瓶的正版药,依然很便宜。所以对很多白血病人来说,印度的仿制药成为了他们的“救命药”!


整个故事就是围绕着这个“仿制药”展开的。



在看完电影之后,几乎每一个网友给出的评论都是赞不绝口:



而这部电影之所以如此打动人,就在于它深深刺痛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心。


就像电影里所说的,“谁家还没个病人呢?你敢保证自己一辈子不生病吗?”


但现实是,我们不敢病,病不起!



一场病,动辄几万、甚至几十万的花费,让普通的老百姓根本无力承担。


“因病返穷”的例子已经有过太多太多,“没钱治病只能等死”的例子也不是没有过。


谁能保证自己不会是下一个呢?



电影中,假药贩子说了一句话“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这种病你没法治。”



是啊,在天价的医药费面前,钱真的太重要了!


钱就是命

命就是钱


没有钱,就没有命。



天价药的问题让很多人在看完电影之后都痛批药企“利欲熏心”。



但事实上,每一种抗癌药问世的背后,都是无数的研发人员几十年夜以继日的不懈研究。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要进行一次又一次的试验,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面临一次又一次的审查,最后还要经过大量的动物实验和人体实验。



每一个步骤,都需要耗费大量的金钱。


据统计,抗癌药研发的成功率不到2%,耗费的资金少则几十亿、多则上百亿美金。



为了在有限的专利期之内收回成本,药企不得不定出“天价”。


如果赚不到钱,药企就没有动力进行研发,最终受害的还是患者,因为“无药可医”和“买不起药”一样可怕...



所以电影最后也说了:


完善医疗保障体系

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


而在这个方面,澳洲值得学习。




电影中治疗白血病的药物格列卫,英文名叫Ibrutinib(也被称为Imbruvica),在澳洲也能买到。



以前,一瓶100mg装的Ibrutinib,售价$1362.39。一瓶400mg装的Ibrutinib,售价$2647.69。一个疗程下来,花费高达$187,000!



但是现在,不管是$1362.39一瓶还是$2647.69一瓶的药,普通患者只需要花$38.5,持优惠卡的病人只需要$5.4就可以买到!



这一切,都多亏了澳洲的PBS。


PBS全称Pharmaceutical Benefits Scheme(药品福利计划),是澳洲政府为了让老百姓买得起药而实行的一项利民政策。



只要一种药物被纳入PBS,不管售价多贵,普通患者每次只需要花$30+(具体数额每年都有调整)就可以买到,剩下的钱全部由政府来出!



自从2013年联盟党开始执政以来,澳洲政府已经将约75亿澳元的药物纳入了PBS之中,让众多天价药物变成了人人买得起的平价药。



其中包括:被称为“癌症终结者”的抗癌神药Keytruda,以前,一年需要花至少$156,000澳元!


纳入PBS之后,普通病人只需要花$39.50、持有优惠卡的人只需要$6.40就可以买到。



抗癌神药Opdivo:Opdivo在日本上市时,100mg剂量的售价高达73万日元,相当于8300澳元!一个患者每年需要$41.3万负担这款药。


但是被纳入PBS之后,普通病人只需要花$39.50、持有优惠卡的人只需要$6.40就可以买到。



治疗肺癌的药物Alectinib:以前,每一疗程的治疗费高达$188,430!


被纳入PBS之后,普通病人只需要花$39.50、持有优惠卡的人只需要$6.40就可以买到。



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药物Carfilzomib:以前,每一疗程的治疗费高达$138,800!


被纳入PBS之后,普通病人只需要花$39.50、持有优惠卡的人只需要$6.40就可以买到。



治疗宫颈癌的药物Avastin:以前,每一疗程的治疗费高达$55,000!


纳入PBS之后,普通病人只需要花$39.50、持有优惠卡的人只需要$6.40就可以买到。



治疗乳腺癌的药物ribociclib:以前,每年的花费超过$70,000。


被纳入PBS之后,普通病人只需要花$39.50、持有优惠卡的人只需要$6.40就可以买到。



有效预防HIV(艾滋病病毒)的药物PrEP:以前,一盒PrEP的价格高达$2500。


被纳入PBS之后,普通病人只需要花$39.50、持有优惠卡的人只需要$6.40就可以买到。



治疗II型糖尿病的药物Exanatide:纳入PBS之后,病人每年可节省约1600澳元。



目前,澳洲大约75%的处方药都被纳入了PBS之中。


而且过去这些年,澳洲政府对PBS的支出每年都以13%的速度在增长,也就是说,政府每年都会加大对药物的补贴!


可以说,PBS让普通的澳洲老百姓,真正有了摆脱癌症的希望!



而在解决“天价药”这个问题上,中国也在进步。


2018年,中国已有19个省市相继将瑞士诺瓦公司生产的格列宁纳入医保。


2018年5月1日起,中国开始对所有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



而近年来,中国经过与相关企业的谈判,36个谈判成功的进口药的价格开始下降,平均降幅高达44%,最高甚至达到70%!



比如:用于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来那度胺胶囊”,从2804元/片降到了1101元/片;适用于转移性乳腺癌的“注射用曲妥珠单抗”,原来的平均市场价是24500元/瓶(50ml/500mg),在谈判之后,单价变成了7600元。



政府还表示,要在巩固基本医保的基础上,把治大病的问题作为重点来抓。“今年我们至少要使2000万人以上能够享受大病保险”,不让一个人患大病,全家都倒下。



在降低药品价格、为百姓谋福利方面,澳洲走在了世界的前沿,我们也相信,未来,无论是澳洲还是中国,都会在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上有更大的进步,造福更多的百姓!


来源:侣行打工度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