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岁男孩用捡来的破烂,亲手打造出一个暗黑王国,吓哭了一票成年人……

2018-09-26 19:18

童话不只可以很魔幻,

也可以很暗黑。

12岁的天才

Callum Donovan Grujicich

12岁的小孩给人的印象

总是天真无邪又可爱,

爱好运动、打游戏。

但是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小男孩

和其他小男孩不同,

他对踢足球、打电子游戏没什么兴趣,

他真正痴迷的爱好有点儿与众不同,

——做娃娃,

而且他的娃娃还有一点暗黑……

初看到这些娃娃,

很多人都会吓一大跳。

没有蓝色的大眼睛,

也没有传统娃娃的软萌感,

反而一种诡谲的灵气从娃娃中散发出来。

虽然有点迥异,

却又充满了艺术感。

似人非人地一坐,

可以把人吓出一身冷汗。

加入一些造型,

仿佛每一个娃娃都有不同的故事。

这就是Callum的风格,

他将这些娃娃称为自己的“ 隐喻雕塑 ”

(Figurative Sculptures)。

Callum从2岁起就开始喜欢手工制作,

一开始用的材料是布类等纺织品,

但是慢慢的,

Callum也有了自己的艺术想法。

他开始尝试用卫生纸、

干羊毛化合物、矿物油和胶水

制造一种特有的粘土。

到10岁的时候,他开始做雕塑。

他说这些小人儿好像就是从  

自己脑海里蹦出来似的,

一下子有了灵感,

常常不用打草稿就能动手制作。

Callum用的材料很复杂,

有纸粘土、颜料、

碎布、各种填充物,

在他的房间里,

到处都是颜料、线头、针、布料。

还有些独特特点的,

比如小石头、废旧铜铁片...

看上去简直像一个私人工作室,

Callum每天只要有时间就泡在这里。

一个娃娃从无到有,

他都自己亲手制作,

他自己动手捏造型

用烤箱加热定型

细致地上色

还有出门“采购”

用在娃娃身上的装饰物,

Callum现在已经养成职业病了,

不管走到哪里,

眼睛都在四处搜索可用的材料。

一个雕塑的完成需要

花上十几个小时的时间,

加上所有的雕塑小人的衣服

都是Callum亲手制作的,

所以,每个作品都是Callum的

呕心沥血之作。

功夫不负有心人,

Callum的作品看起来画风诡异

但却总是充满了有趣的设计,

于细节之中藏满了精心制作的痕迹。

绅士的交响乐团先生,

笔直地站立着。

小珠子到雕塑小人的手上

也能成为极好的装饰品….

戴着“布草帽”,

一脸佛系的娃娃。

细锁链、纽扣……

一切都那么恰到好处,

还有双手合十的样子,

制作起来想必也不简单。

手持盒子的雕塑小人,

盒子还做成了打开状态。

里面还装了几张表情各异的脸,

Callum真是一点都不偷懒。

还有下面这款雕塑

小人手中还有一盘茶具,

不得不说Callum已经有几分匠人气质了。

Callum似乎还很喜欢中国风,

比如,下面这个雕塑,

娃娃身着中国古代的长衣,

上面还绣有兰花,

头饰也有一朵兰花相映,

实在独具匠心。

还有下面这个雕塑,

旗袍棉袄,

绛红色与绛蓝色的应用十分到位,

看来Callum做了不少功课。

Callum的作品总是天马行空,不受拘束,

小人们好像来自梦境....

总是充满了有趣的设计:

比如说,小人自己把脸取下来。

还有一张拼图脸,

缺了一块的拼图,

在小人自己手中。

上面恰好是Joy(高兴)这个单词,

暗黑之中又多了几分风趣。

还有这个有点少女可爱风的

向日葵小人。

少了半边脸的姑娘

还有时钟小人

劝大家“吃土”的男孩,

(ash 尘土)。

手持凋谢玫瑰的男孩

Callum的作品有时很恐怖:

有面朝天的八爪小人

有满头包的小怪物

还有五官错位的小人

以及最惊悚的独眼龙

不过偶尔也会有童话般的可爱和甜美:

虽然他的可爱甜美风,

仔细看来依旧一言难尽,

但Callum应该已经尽力了。

为什么一个12岁的小男孩

可以做出这种大人似的阴暗系作品?

Callum周围的家人朋友都不知道,

Callum自己也说不清,

好像小人们一直在这里,

它们是他的朋友。

“很多人都问这这些雕塑到底是什么意思。”

Callum在CBC的采访中

用一种冷淡又舒缓的声音说道:

“但我不喜欢告诉他们。我更愿意人们自己决定,自己看到的是什么意思,那便是什么意思。而且,我更喜欢直接通过艺术来表达,而不是说话。”

很多人觉得他的作品恐怖,

但是Callum自己一点儿都不觉得。

“人们经常告诉我,

他们觉得我的雕塑很黑暗,很吓人。

但我觉得一点都不吓人,

‘我只是喜欢老式的艺术风格而已。”

虽然只有12岁,

但Callum已经是一名小小艺术家。

他的雕塑小人参加过多次艺术展览,

进过Robert Mclaughlin艺术厅。

还办过小小的个人展,

《我脑中的小人》,

The people of my head。

上过文艺杂志

2016年,

Callum的作品在惠特比车站画廊的

“secret world”的展览中获得了一等奖,

让他开始受到了关注。

也因为这些作品,

Callum还得过‘艺术与文学大赛’的奖项,

成为获得该奖年龄最小的加拿大人。

现在,Callum每天花大量的时间做雕塑,

出门的时候,

也是把心思都放在寻找有趣的材料上,

思考着可以给哪个小人做装饰.,

整天泡在自己的“工作室”中,

一如村上春树曾说的,

“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

不喜欢怎么也长久不了。“

12岁的时候就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事情,

Callum是幸运的。

Callum不会停下脚步,

他在CBC的采访中

继续用冷淡又坚定的声音说道:

“当我长大以后,我一定要去上艺术学校,成为一名专业的雕塑家。

之后,我还能赚钱,为世上受忽视的动物们建一个保护基地。”

看完Callum的作品,

很多人仍然觉得黑暗、恐怖,

或许对于孩子来说,

一开始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童话,

黑暗只是成年人强加在他作品的想法。

Callum 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是他天赋也是他的童心,

希望这个12岁的天才少年,

可以带着自己的初衷,

在他的创作道路上,

尽情发挥他的想象力,

一直走下去……童话不只可以很魔幻,

也可以很暗黑。

12岁的天才

Callum Donovan Grujicich

12岁的小孩给人的印象

总是天真无邪又可爱,

爱好运动、打游戏。

但是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小男孩

和其他小男孩不同,

他对踢足球、打电子游戏没什么兴趣,

他真正痴迷的爱好有点儿与众不同,

——做娃娃,

而且他的娃娃还有一点暗黑……

初看到这些娃娃,

很多人都会吓一大跳。

没有蓝色的大眼睛,

也没有传统娃娃的软萌感,

反而一种诡谲的灵气从娃娃中散发出来。

虽然有点迥异,

却又充满了艺术感。

似人非人地一坐,

可以把人吓出一身冷汗。

加入一些造型,

仿佛每一个娃娃都有不同的故事。

这就是Callum的风格,

他将这些娃娃称为自己的“ 隐喻雕塑 ”

(Figurative Sculptures)。

Callum从2岁起就开始喜欢手工制作,

一开始用的材料是布类等纺织品,

但是慢慢的,

Callum也有了自己的艺术想法。

他开始尝试用卫生纸、

干羊毛化合物、矿物油和胶水

制造一种特有的粘土。

到10岁的时候,他开始做雕塑。

他说这些小人儿好像就是从  

自己脑海里蹦出来似的,

一下子有了灵感,

常常不用打草稿就能动手制作。

Callum用的材料很复杂,

有纸粘土、颜料、

碎布、各种填充物,

在他的房间里,

到处都是颜料、线头、针、布料。

还有些独特特点的,

比如小石头、废旧铜铁片...

看上去简直像一个私人工作室,

Callum每天只要有时间就泡在这里。

一个娃娃从无到有,

他都自己亲手制作,

他自己动手捏造型

用烤箱加热定型

细致地上色

还有出门“采购”

用在娃娃身上的装饰物,

Callum现在已经养成职业病了,

不管走到哪里,

眼睛都在四处搜索可用的材料。

一个雕塑的完成需要

花上十几个小时的时间,

加上所有的雕塑小人的衣服

都是Callum亲手制作的,

所以,每个作品都是Callum的

呕心沥血之作。

功夫不负有心人,

Callum的作品看起来画风诡异

但却总是充满了有趣的设计,

于细节之中藏满了精心制作的痕迹。

绅士的交响乐团先生,

笔直地站立着。

小珠子到雕塑小人的手上

也能成为极好的装饰品….

戴着“布草帽”,

一脸佛系的娃娃。

细锁链、纽扣……

一切都那么恰到好处,

还有双手合十的样子,

制作起来想必也不简单。

手持盒子的雕塑小人,

盒子还做成了打开状态。

里面还装了几张表情各异的脸,

Callum真是一点都不偷懒。

还有下面这款雕塑

小人手中还有一盘茶具,

不得不说Callum已经有几分匠人气质了。

Callum似乎还很喜欢中国风,

比如,下面这个雕塑,

娃娃身着中国古代的长衣,

上面还绣有兰花,

头饰也有一朵兰花相映,

实在独具匠心。

还有下面这个雕塑,

旗袍棉袄,

绛红色与绛蓝色的应用十分到位,

看来Callum做了不少功课。

Callum的作品总是天马行空,不受拘束,

小人们好像来自梦境....

总是充满了有趣的设计:

比如说,小人自己把脸取下来。

还有一张拼图脸,

缺了一块的拼图,

在小人自己手中。

上面恰好是Joy(高兴)这个单词,

暗黑之中又多了几分风趣。

还有这个有点少女可爱风的

向日葵小人。

少了半边脸的姑娘

还有时钟小人

劝大家“吃土”的男孩,

(ash 尘土)。

手持凋谢玫瑰的男孩

Callum的作品有时很恐怖:

有面朝天的八爪小人

有满头包的小怪物

还有五官错位的小人

以及最惊悚的独眼龙

不过偶尔也会有童话般的可爱和甜美:

虽然他的可爱甜美风,

仔细看来依旧一言难尽,

但Callum应该已经尽力了。

为什么一个12岁的小男孩

可以做出这种大人似的阴暗系作品?

Callum周围的家人朋友都不知道,

Callum自己也说不清,

好像小人们一直在这里,

它们是他的朋友。

“很多人都问这这些雕塑到底是什么意思。”

Callum在CBC的采访中

用一种冷淡又舒缓的声音说道:

“但我不喜欢告诉他们。我更愿意人们自己决定,自己看到的是什么意思,那便是什么意思。而且,我更喜欢直接通过艺术来表达,而不是说话。”

很多人觉得他的作品恐怖,

但是Callum自己一点儿都不觉得。

“人们经常告诉我,

他们觉得我的雕塑很黑暗,很吓人。

但我觉得一点都不吓人,

‘我只是喜欢老式的艺术风格而已。”

虽然只有12岁,

但Callum已经是一名小小艺术家。

他的雕塑小人参加过多次艺术展览,

进过Robert Mclaughlin艺术厅。

还办过小小的个人展,

《我脑中的小人》,

The people of my head。

上过文艺杂志

2016年,

Callum的作品在惠特比车站画廊的

“secret world”的展览中获得了一等奖,

让他开始受到了关注。

也因为这些作品,

Callum还得过‘艺术与文学大赛’的奖项,

成为获得该奖年龄最小的加拿大人。

现在,Callum每天花大量的时间做雕塑,

出门的时候,

也是把心思都放在寻找有趣的材料上,

思考着可以给哪个小人做装饰.,

整天泡在自己的“工作室”中,

一如村上春树曾说的,

“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

不喜欢怎么也长久不了。“

12岁的时候就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事情,

Callum是幸运的。

Callum不会停下脚步,

他在CBC的采访中

继续用冷淡又坚定的声音说道:

“当我长大以后,我一定要去上艺术学校,成为一名专业的雕塑家。

之后,我还能赚钱,为世上受忽视的动物们建一个保护基地。”

看完Callum的作品,

很多人仍然觉得黑暗、恐怖,

或许对于孩子来说,

一开始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童话,

黑暗只是成年人强加在他作品的想法。

Callum 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是他天赋也是他的童心,

希望这个12岁的天才少年,

可以带着自己的初衷,

在他的创作道路上,

尽情发挥他的想象力,

一直走下去……

童话不只可以很魔幻,

也可以很暗黑。

12岁的天才

Callum Donovan Grujicich

12岁的小孩给人的印象

总是天真无邪又可爱,

爱好运动、打游戏。

但是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小男孩

和其他小男孩不同,

他对踢足球、打电子游戏没什么兴趣,

他真正痴迷的爱好有点儿与众不同,

——做娃娃,

而且他的娃娃还有一点暗黑……

初看到这些娃娃,

很多人都会吓一大跳。

没有蓝色的大眼睛,

也没有传统娃娃的软萌感,

反而一种诡谲的灵气从娃娃中散发出来。

虽然有点迥异,

却又充满了艺术感。

似人非人地一坐,

可以把人吓出一身冷汗。

加入一些造型,

仿佛每一个娃娃都有不同的故事。

这就是Callum的风格,

他将这些娃娃称为自己的“ 隐喻雕塑 ”

(Figurative Sculptures)。

Callum从2岁起就开始喜欢手工制作,

一开始用的材料是布类等纺织品,

但是慢慢的,

Callum也有了自己的艺术想法。

他开始尝试用卫生纸、

干羊毛化合物、矿物油和胶水

制造一种特有的粘土。

到10岁的时候,他开始做雕塑。

他说这些小人儿好像就是从  

自己脑海里蹦出来似的,

一下子有了灵感,

常常不用打草稿就能动手制作。

Callum用的材料很复杂,

有纸粘土、颜料、

碎布、各种填充物,

在他的房间里,

到处都是颜料、线头、针、布料。

还有些独特特点的,

比如小石头、废旧铜铁片...

看上去简直像一个私人工作室,

Callum每天只要有时间就泡在这里。

一个娃娃从无到有,

他都自己亲手制作,

他自己动手捏造型

用烤箱加热定型

细致地上色

还有出门“采购”

用在娃娃身上的装饰物,

Callum现在已经养成职业病了,

不管走到哪里,

眼睛都在四处搜索可用的材料。

一个雕塑的完成需要

花上十几个小时的时间,

加上所有的雕塑小人的衣服

都是Callum亲手制作的,

所以,每个作品都是Callum的

呕心沥血之作。

功夫不负有心人,

Callum的作品看起来画风诡异

但却总是充满了有趣的设计,

于细节之中藏满了精心制作的痕迹。

绅士的交响乐团先生,

笔直地站立着。

小珠子到雕塑小人的手上

也能成为极好的装饰品….

戴着“布草帽”,

一脸佛系的娃娃。

细锁链、纽扣……

一切都那么恰到好处,

还有双手合十的样子,

制作起来想必也不简单。

手持盒子的雕塑小人,

盒子还做成了打开状态。

里面还装了几张表情各异的脸,

Callum真是一点都不偷懒。

还有下面这款雕塑

小人手中还有一盘茶具,

不得不说Callum已经有几分匠人气质了。

Callum似乎还很喜欢中国风,

比如,下面这个雕塑,

娃娃身着中国古代的长衣,

上面还绣有兰花,

头饰也有一朵兰花相映,

实在独具匠心。

还有下面这个雕塑,

旗袍棉袄,

绛红色与绛蓝色的应用十分到位,

看来Callum做了不少功课。

Callum的作品总是天马行空,不受拘束,

小人们好像来自梦境....

总是充满了有趣的设计:

比如说,小人自己把脸取下来。

还有一张拼图脸,

缺了一块的拼图,

在小人自己手中。

上面恰好是Joy(高兴)这个单词,

暗黑之中又多了几分风趣。

还有这个有点少女可爱风的

向日葵小人。

少了半边脸的姑娘

还有时钟小人

劝大家“吃土”的男孩,

(ash 尘土)。

手持凋谢玫瑰的男孩

Callum的作品有时很恐怖:

有面朝天的八爪小人

有满头包的小怪物

还有五官错位的小人

以及最惊悚的独眼龙

不过偶尔也会有童话般的可爱和甜美:

虽然他的可爱甜美风,

仔细看来依旧一言难尽,

但Callum应该已经尽力了。

为什么一个12岁的小男孩

可以做出这种大人似的阴暗系作品?

Callum周围的家人朋友都不知道,

Callum自己也说不清,

好像小人们一直在这里,

它们是他的朋友。

“很多人都问这这些雕塑到底是什么意思。”

Callum在CBC的采访中

用一种冷淡又舒缓的声音说道:

“但我不喜欢告诉他们。我更愿意人们自己决定,自己看到的是什么意思,那便是什么意思。而且,我更喜欢直接通过艺术来表达,而不是说话。”

很多人觉得他的作品恐怖,

但是Callum自己一点儿都不觉得。

“人们经常告诉我,

他们觉得我的雕塑很黑暗,很吓人。

但我觉得一点都不吓人,

‘我只是喜欢老式的艺术风格而已。”

虽然只有12岁,

但Callum已经是一名小小艺术家。

他的雕塑小人参加过多次艺术展览,

进过Robert Mclaughlin艺术厅。

还办过小小的个人展,

《我脑中的小人》,

The people of my head。

上过文艺杂志

2016年,

Callum的作品在惠特比车站画廊的

“secret world”的展览中获得了一等奖,

让他开始受到了关注。

也因为这些作品,

Callum还得过‘艺术与文学大赛’的奖项,

成为获得该奖年龄最小的加拿大人。

现在,Callum每天花大量的时间做雕塑,

出门的时候,

也是把心思都放在寻找有趣的材料上,

思考着可以给哪个小人做装饰.,

整天泡在自己的“工作室”中,

一如村上春树曾说的,

“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

不喜欢怎么也长久不了。“

12岁的时候就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事情,

Callum是幸运的。

Callum不会停下脚步,

他在CBC的采访中

继续用冷淡又坚定的声音说道:

“当我长大以后,我一定要去上艺术学校,成为一名专业的雕塑家。

之后,我还能赚钱,为世上受忽视的动物们建一个保护基地。”

看完Callum的作品,

很多人仍然觉得黑暗、恐怖,

或许对于孩子来说,

一开始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童话,

黑暗只是成年人强加在他作品的想法。

Callum 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是他天赋也是他的童心,

希望这个12岁的天才少年,

可以带着自己的初衷,

在他的创作道路上,

尽情发挥他的想象力,

一直走下去……


本文转自今日悉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