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大学霸远赴非洲阻止象牙贸易,让无数人重新认识中国人

2018-10-11 18:59

很多人看完这部野生动物保护主题的纪录片都问黄泓翔:“中国也有很多野生动物需要保护,你为什么跑去保护非洲的动物?”

他回答:“动物没有国界,大象不是非洲的,熊猫也不是中国的,它们都属于地球。”

《象牙游戏》的拍摄跨越全球,取材真实,由小李子(莱昂纳多)作为执行制片人,讲述了非洲象牙交易背后的罪恶贸易,以及主角们采证反击取得的成果。

留学生日报君在纽约白麓Talk第230期活动上专访了这部片子里的主角 -- 哥大毕业生黄泓翔。听他讲述“一个中国青年在非洲的卧底经历 ”

黄泓翔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从2013年开始协助国际动物保护组织,冒着生命危险卧底非洲,伪装成中国象牙买家,拍摄并记录非洲人象牙交易的现场。

黄泓翔拍摄到的象牙制品

纪录片中,象牙从非洲流出,辗转到越南和香港交易,最后卖给了中国。很多人不知道,中国是象牙等一些全球非法野生动物制品的消费大国。

贸易的结果是可怕的,2016年统计显示肯尼亚的大象5年内从10万头减少到5万,消失一半;穿山甲在中国和东南亚快要被吃光了,偷猎者现在又盯上非洲的穿山甲。

图源: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

黄泓翔非常肯定地在《象牙游戏》里表示:

“我想告诉世界,中国也有很多人在为动物保护而努力。”

图源:凤凰网

黄泓翔为了改善中国人在世界的形象,要求不打马赛克。虽然,他的人身安全会遭到威胁,未来做卧底调查的工作机会也完全终止。

黄泓翔出生在广东汕头。作为一个“学霸”,他2007开始考进上海复旦大学,就读于新闻学院。本科期间,他在媒体、政府、咨询公司、国内公益组织等机构做过不少实习。

尽管头顶名校的光环,但他和很多年轻人一样,毕业来临之时感到迷茫,并不知道毕业后自己到底想做什么。

黄泓翔

为了继续探索自己的人生选择,黄泓翔选择了出国读研。2011年,黄泓翔进入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国际发展专业。

在这里,他发现自己看到了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发现自己对真正的“国际”一无所知。

图源:stonewall.org.uk

“以前我看到学校里有个标语‘国际视野,中国声音’,到了哥大我才发现我的‘国际视野’只是‘发达国家视野’。对于欧美日韩我还有点了解,但是我的哥大外国老师同学整天讨论的都是海地、肯尼亚、以色列、巴西等全球性的事情,我对他们说的一无所知,完全插不上话。”

除了视野,黄泓翔发现身边不少外国同学的人生追求也很不同。黄泓翔同学中有一个“奇葩”Bryan,来自加拿大的Bryan让黄泓翔很震惊。

Bryan

“ Bryan说自己要做的事情是消除世界极端贫穷,我以为他疯了。过生日时,他和我们说:

“不要浪费钱买蛋糕,你们用这钱去买一本《贫穷的终结》,送给身边的人。”

图源:新浪博客

“你不怕做公益会很穷,以后学费都赚不回来吗?”黄泓翔问Bryan,却被他科普:

“做国际公益(国际发展),无论是消除贫穷还是环境保护,在国际组织里收入一点都不低。”

黄泓翔深深地认识到自己的国际经历和国际视野不足,无法融入外国老师学生之中,自己的发展也受此局限。

于是,第一个寒假到来之际,黄泓翔自掏腰包飞去了厄瓜多尔做调研。厄瓜多尔的环保组织负责人热情地接待了他。

厄瓜多尔

黄泓翔惊讶地发现,他是对方第一个进行过交流的中国人。环保组织负责人和他滔滔不绝开始介绍,黄泓翔惊讶地了解到“中国走出去”当前面对的问题。

当时,厄瓜多尔民众对中国人持有大量的误解。中国公司建设基础设施、投资开发资源能源,做好事做实事,却经常被当地人误以为是破坏环境、掠夺资源。

为什么会这样呢?

当年西方在这里搞建设的时候,发生石油泄漏,造成了许多癌症村;从此,厄瓜多尔民众对外来投资本能地恐慌。面对中国的大修大建,当地人的误解与日俱增,厄瓜多尔民众不明事实都感到:“我们的国家都要被卖给你们国家了!”

而不少中国企业简单地认为,只要厄瓜多尔政府同意建设,就不需要与民众再多做交流,忽略了民间沟通交流的重要性。

图源:人力资源网

沟通不足导致世界上对中国人有很多误解:

中国人都买象牙,吃狗,就知道赚钱。

黄泓翔发现,在非洲南美洲,已经有很多中国人走出去了,但是没有走进去,因为缺乏对本地的了解和与本地的沟通,没有融入本地。

他从此找到了自己能学以致用的“国际发展”话题,以及自己热爱的工作。“动物保护是一个专业行业,不只是志愿者,做的人和机构也可以收费挣钱。”

2013年,哥大毕业,黄泓翔通过一个国际组织项目,到南部非洲进行了一些野生动物保护的调查。他发现,在这个领域,中国与世界之间也存在相似的沟通隔阂。

他发现许多中国人不知道象牙有1/3长在大象的脸里面,盗猎者获得象牙需要杀死大象;而许多外国人以为中国人都买象牙、不爱护动物。

图源:凤凰网

在非洲,他发现象牙摊贩异常喜欢中国人,看到黄泓翔的亚洲人脸都用中文高喊:

“我们有象牙,我们有犀牛角,不贵!”

而在国外媒体上,环保的电影和报道都是千篇一律,黄泓翔很难过:

“白人扮演那个拯救者,是好人;非洲黑人是盗猎者,是坏人;而我们中国人就是买象牙导致大象盗猎的,是最坏的坏人。”

摊贩毫不介意黄泓翔拍照

黄泓翔发誓,他要让更多中国人了解国际的野生动物保护话题,也让世界看到中国人也做动物保护。

后来的几年,黄泓翔以“毫不引起怀疑的中国买家身份”协助国际组织进行了不少调查。这段经历的一部分被《象牙游戏》拍了进去。

 图源:凤凰网

2016年底,《象牙游戏》上映后一个月,中国政府宣布将全面禁止国内象牙贸易。《象牙游戏》的主角们终于迎来前所未有的转机,这场禁止象牙的风潮让全球逐渐统一了战线。

黄泓翔补充说,国内很多人不但不了解很多野生动物保护问题,也不太了解这个领域到底是怎么回事。

黄鸿翔在南非宣传禁止犀牛角贸易 

“我们一讲到动物保护就想到公益和志愿者,却不知道它是一个跟咨询业、金融业一样专业的行业。做这些工作的大部分人都不是志愿者,而是有薪水的工作人员——工资可不一定低。”

黄泓翔用肯尼亚奥佩杰塔保护区作为案例给大家阐述许多国人对野生动物保护的误解。这个野生动物保护组织70%收入来自于旅游业等商业盈利项目,只有30%来自捐款。我们可能会质疑他们“打着公益旗号赚钱”。

图源:搜狐

然而,这种自给自足的模式让他们支撑了科研保育、反盗猎、反走私、宣传教育等一系列专业化的工作,可以给工作人员较高的工资,可以用很好的设备,这让他们成为了整个非洲做得最好的保护区之一。

所以,世界上最后的北方白犀牛,珍古道尔的黑猩猩保护基地才选在了这里。

图源:ifeng

“在国际上,大家不会觉得做动物保护、做公益就特别崇高伟大、无私奉献,因为也就是一份正常的工作,但是同时也不会道德绑架,觉得对方不能有盈利项目、觉得工作人员不能拿高工资。”

“在这种环境下,这些行业得以成长,许多优秀的人才投身其中。”黄泓翔介绍。

黄泓翔发现国内许多人对非洲的误解很深,提起来非洲都觉得是“贫穷”,“战乱”和“疾病”,讲到去非洲好像就是去做义工,去帮助和拯救非洲。其实,非洲是一片多元而积极成长的大陆。

“国际上很反对大家讲到非洲就想到做志愿者,把非洲看成是一片糟糕落后需要被拯救的地方,而鼓励大家带着调研和学习的心态去了解它,如果经过深度了解发现了一些问题,那么再尝试解决。”

中南屋学员在肯尼亚保护大象

“我们要多抱着调研的心态去学习,去研究问题,而不是什么都不了解就觉得要做志愿者去帮助别人改变世界,否则会适得其反。” 

2014年,黄泓翔在肯尼亚成立了社会企业中南屋(China House),通过调研项目和学习课程带着中国青年人走进非洲、探索一带一路的可持续发展。

“其实,帮助中国青年到走到非洲等地做调研和实践只是表象。我们想做的,是把真正的国际视野带回中国,帮助更多中国青年人了解国际上的概念和知识。”

黄泓翔说:“举例来说,什么是国际组织和国际发展、什么是野生动物保护、什么是社会企业、商业手段如何帮助解决公益问题。”

“为什么去做让世界变得更好的事情自己不一定会过得很苦、为什么去非洲不应该作为奉献者和援助者。就是我刚到哥大发现自己很无知的那些事情。”

黄泓翔觉得中国青年在调研非洲的野生动物保护、社区发展问题,探索中国企业如何融入非洲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时,其实也在会收获探索自己如何更深入好地了解世界,以及,与世界打交道的方法。

中南屋学员和巡逻员在保护区里

“其实不止中国人在非洲不够融入非洲,中国人在美国就融入美国吗?恐怕不一定。”黄泓翔回想他的观察。

中国留学生主要跟中国学生一起来往,课上不擅长提问和分享,课下不擅长结交陌生人主动去获得信息与资源、开创机会。“这些跟企业在世界各地不擅长了解本地不同的文化和社会规则,不擅长与媒体、民间组织沟通其实根源是很相似的。”

图源:新浪旅游

黄泓翔觉得,这个世界越来越小了,而我们,尤其是留学生群体,需要更多走出舒适区,去和外国人交朋友,了解外界面与我们所知不同的世界,学会从外界主动吸收信息,并向世界讲述自己、讲述中国的故事,最终融入国际大潮,成为世界公民的一员。

这不只是为了国家发展,其实也跟自己的个人发展息息相关。

黄泓翔回忆过去七年,正是“走出去”,让他看到了世界上存在的许多人生可能性,从迷茫中找到适合自己的事业方向,走上了他在《朗读者》中讲到的”能挣钱、有意思、有意义“的人生路。

图源:央视网

走进非洲对黄泓翔来说不是”牺牲“与”奉献“,而是一段快乐而充实成长的旅途:“我们不一定会改变非洲,但是遇见非洲一定会改变我们。”

最后,

日报君经历这次专访发现,我们每个人都想过“动物保护,对外交流“之类遥远高尚的工作,其实,这些活动没有那么遥远。

中国人在世界上的影响越来越大的时候,中国文化的输出和外来文化的学习也变成新的任务。动物,文化和沟通都是世界的,这多么美妙,又多么不可分割,正如《寂静的春天》作者雷切尔·卡森所说:

那些凝视地球之美的人,会找到持续一生的力量储备。

本文转自:北美留学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