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精选留学知识,分享海外经验

气候变化,连孩子都有责了:全球92国学生在今天“为气候罢课”!

Oma 新西兰林肯大学2019-03-15


他们传递的信息充满争议但又有合理之处:如果地球没有了未来,我们还上学做什么?


PTF63EPL7FAMPAQT6OYLND7VPU.jpg

图片来源:NZ Herald


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 Kenny 报道  “这个星球在我们的脚下奄奄一息。”


2019年3月15日,注定在未来会被人们提起。来自92个国家的学生在这一天举行了轰轰烈烈的罢课运动,用还没进入变声期的年轻声音呼吁大人关注气候变化问题。这个在社交媒体上被标记为#schooltrike4climate(“为气候罢课”)的运动,可能翻开人类应对气候变化的新一页。


GettyImages-1129360571-2.jpg


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草根运动,它的灵感来源于一个15岁的女孩:从去年8月起,瑞典女孩Greta Thunberg每周五都要在斯德哥尔摩的瑞典国会大楼门口静坐。她计划每周都这么罢课,直到瑞典实现每年减排15%的目标。


因为罢课她走进了联合国。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第24次缔约方会议中,Thunberg登台发言:“我听说不管年纪多小,都可以带来改变。如果几个孩子不去上课就可以成为全球头条新闻,想象一下我们团结在一起可以做什么。”


就像燎原之火,罢课成为了孩子们用来表达对气候问题关注的最极端手段。在比利时、德国、法国、澳大利亚等国,数以千计的青少年走出教室,要求更严格的气候政策。他们传递的信息充满争议但又有合理之处:如果地球没有了未来,我们还上学做什么?


J7HMDQNKZFCMPOX6E2BEVY5EHI.jpg


这是一场由孩子们自发组织的气候行为主义,3月15日是它的第一个高峰。这一天从世界最北端的极地城市朗伊尔城,到已经成为气候变化牺牲品的南非港口开普敦,从东京到奥克兰,从阿拉斯加到乌斯怀亚,数十万学生走上街头。新西兰各大城市都有参与:


在奥克兰,学生们中午在市中心Aotea广场集会,学生、艺术家、科学家代表都会发表讲话。


在惠灵顿,学生们上午10点在Civic Square集合,并一路游行至国会。


在陶朗加,学生们上午11点30分在Red Square举行抗议集会。


在但尼丁,学生们中午开始在八角广场举行抗议集会。


在基督城,学生们下午1点在Cathedral Square举行抗议集会。


在汉密尔顿,学生们下午2点在Gardern举行抗议集会。


ECRFFNE7CNHLFCAOILMAFQIC7E.jpg


全新西兰有20多个城镇都作出了响应。除去上面提到的主要城市,以下城镇也举行了“为气候罢课”活动:


Golden Bay、Kerikeri、Russell、Whangarei、Coromandel、Thames、Raglan、Mt Maunganui、Whakatane、Gisborne、Whanganui、Masterton、New Plymouth、Palmerston North、Kapiti、Blenheim、Timaru、Wanaka、Nelson、Lower Hutt、Napier和Invercargill。


在霍克斯湾地区,12点开始100多名学生在内皮尔的Clive Square Gardens举牌抗议,向老一代人传递一个信息:气候变化不可容忍。当地学生Charlie Mudgway表示,”目前正在做决定的这代人并没有作出很好的决策。年轻人不得不承担后果,因此我们应该发声。”


在陶波,学生们下午2点在陶波湖的Colonel Roberts Reserve集合。当地抗议活动的组织者之一Caitlin Head说:“我们之所以抗议,是因为我们关心我们的环境。我们希望作出改变,因为我们值得更好的未来。”


而在Waihi这个掘金小镇,连幼儿园的小朋友们都加入了当地的学生抗议队伍。游行队伍经过小镇中心,最后与Hauraki区长John Tregidga见面。


Waihi-Kindergarten-20190314.jpg


不是所有人都支持这场罢课活动。像Waihi就有不少退休老人认为活动“完全无意义”,他们说小孩们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抗议什么。包括国家党党魁Simon Bridges在内的很多政界人士都质疑罢课的价值,并且表示抗议集会完全可以放在周末。


教育部长Chris Hipkins给予了有保留的支持,他说学校应该自行决定是否允许学生罢课,教育部的态度也是交给校董事会决定。而中学校长协会的立场是罢课影响学生的安全和健康,罢课行为应该被标记为“逃学”。


退休教师、Hauraki区议会主席Max McLean认为,学生们动手清理当地河流,保护当地环境比单纯的示威游行更加实在。McLean直言不讳说,这种抗议活动“简直是在浪费时间”。


Newstalk ZB的女主播Kate Hawkesby也表示,她的女儿最近在家经常说起全球变暖、气候变化的事。Hawkesby认为,作为一个年龄尚小、连中学都还没开始念的孩子,女儿对这方面有些太过焦虑了。她谈到,新西兰的学校在教育孩子保护环境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学校有各种各样的环保项目,包括少浪费午餐、无塑料政策等等。


“让孩子去关心一些事情好吗?我认为是好的,只要那件事不被过度宣传地太过紧张,”Hawkesby说,“我不认为积极鼓励我们的孩子罢课去抗议是父母的责任,但是我们应该鼓励他们去思考,让他们为他们足够关心的事情去抗议。”


“但是,说实话,这次活动让他们兴奋的原因有一半是因为不用上课了。”


GettyImages-861984600.jpg


来自波里鲁阿的18岁学生Sophie Handford负责协调新西兰的抗议活动。Handford不同意罢课是“无的放矢”的行为艺术。他说新西兰的学生罢课有着明确的目标——“我们希望我们的政府和世界各国政府都能竭尽全力,将全国变暖限制在不超过1.5摄氏度。”


根据本地媒体thespinoff归纳,学生们的要求大致为以下三点:


1 通过《零碳排放法案》,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


2 停止所有新化石能源勘探;


3 实现农业减排。


这些要求可以说准确把握到了新西兰气候变化的症结。新西兰没有恐怖主义威胁,也没有地缘冲突困扰,最大危险从来只有两个:地震和极端天气事件。事实上,极端天气在最新的《2018全球风险报告》中,已经取代经济衰退、恐怖主义和核战争,成为世界各国面临的最大挑战。


气候变化主要是由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推动的。作为《巴黎协议》签约方,新西兰负有国际减排义务,但新西兰近年的温室气体排放一直不减反增。2017年OECD组织一份报告指出:“新西兰的增长模式正在逼近环境负担的极限。”对石油等化石能源毫无节制的使用、排放量巨大的农林畜牧业以及越来越多土地被转化为人类用途,都在改变新西兰的气候环境,让原本四季怡人的天气变得越来越难以相处。其中农业排放的温室气体占了几乎全部碳排放的一半。


1552589373087.jpg


但是,学生应该为环保等政治问题罢课吗?怀疑论者更可以说:孩子们上街改变不了什么。然而历史证明他们可能是错的——上一次新西兰的学生罢课就成功了。2006年3月20日,上千名奥克兰高中生在Queen St游行,要求终止“青少年薪酬”,保障年轻人的打工权利。他们的诉求在两年后得到了政府的立法回应。当时学生们也是以翘课的方式走上街头抗议,很多人也指责他们是在做无用功。


很多年后,这些参加罢课的孩子可能已经在写字楼埋头计算,可能在街头当着优步司机,或是在烈日下攀爬着脚手架。


但他们会珍惜2019年3月15日,因为他们尝试了证明自己和大人不同。


每个人都有年轻的时候。


strikes.jpg


(3月15日,全球有92个国家的学生自发“为气候罢课”)


来源:新西兰先驱报



下载留学问多点APP,了解更多资讯。

留学,一个APP就能搞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