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精选留学知识,分享海外经验

贝拉米全靠中国代购!迟迟没拿到中国市场准入许可,一半销售都靠中国电商!

Damon 2019-09-18


贝拉米澳洲公司聘请Grant Samuel就中国蒙牛乳业公司15亿澳元的收购要约编写一份独立专家报告,贝拉米正加紧努力提高通过代购的销售额,以抵消监管延迟带来的利润下滑。


15687316845d80f2243da12.jpeg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周二,围绕该婴儿配方奶粉集团收购要约的政治紧张升级,中立参议员指责中国“操纵市场”,推迟批准贝拉米在中国的零售许可,并压低其股价。


贝拉米的股价周二进一步上涨1.1%,收于13.03澳元,此前收购提议宣布后,贝拉米股价在周一上涨55%。在周一出价之前,贝拉米的股价在18个月内下跌了62%,主要是由于中国监管机构迟迟未到的许可。


Centre Alliance参议员Rex Patrick说:“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和财政部会调查中国政府在操纵市场准入,以支持中国企业收购方面的作用吗?”


绿党参议员Peter Whish-Wilson写信给财政部长Josh Frydenberg,要求FIRB调查中国政府是否在投机性收购要约之前压低了贝拉米的股价,这与澳洲的国家利益以及中澳自由贸易协定背道而驰。


15687317245d80f24c14409.jpeg


金融部长马Mathias Cormann表示,政府没有就FIRB问题发表评论。


贝拉米首席执行官Andrew Cohen表示,该公司正努力加强与代购的联系,代购在澳洲购买贝拉米婴儿配方奶粉,并在中国网上销售。贝拉米约50%的销售是通过中国的电子商务渠道进行的,尽管从中国当局获得市场准入出现了很长时间的监管延迟。


Cohen表示,代购对贝拉米来说至关重要,该集团正竭尽全力确保代购的利润,以及可持续利润率,并全力推动代购市场。


Cohen说:“我们做了很多贸易营销。”


“澳洲市场和中国代购渠道仍然是我们业务的核心。”


贝拉米周一宣布董事会支持每股13.25澳元的收购要约,并任命Grant Samuel为独立专家,在可能于12月初举行的股东投票之前,就收购要约是否公平合理收集外部意见。


15687317615d80f271b5fef.jpg

(图片来源:网络)


维生素集团Blackmores利润大幅下滑,原因是中国收紧监管,数百名小型代购退出该行业,这让许多小型兼职代购面临太大困难。


Cohen表示,虽然代购市场的变化对贝拉米的影响很小,已经有些转变,但不是什么大变化。


贝拉米的营销支出在6月也翻了一番,启用了包括新加坡华裔歌手孙燕姿在内的形象大使,该公司称,孙燕姿拥有2400万微博粉丝,是一名“A级的名人歌手”。


下载留学问多点APP,了解更多资讯。

留学,一个APP就能搞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