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漂着尸体我从他们背包拿水喝”普吉岛沉船生还者回忆漂流一夜(组图)

2018-07-09 17:33

7月5日,两艘载有127名中国游客的船只突遇特大暴风雨发生倾覆。据中国驻泰国大使馆最新通报,中国游客共有78人获救、16人遇难、33人仍失联,搜救工作仍在进行之中。


▲救援队在现场搜救 图片来源: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7月7日,一位事发后落水,在海面漂浮一夜终获救的中国游客谭昕妍回忆,原本自己被困在船舱内,已放弃挣扎,后幸运地被海水从舱内卷出。当晚一直努力游向岸边,但当时风很大,始终不能上岸。实在没力气就喝口海水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直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多看到有船只过来。



“当时海水已经没过头顶”


新京报:事发当时你都看到了什么?


谭昕妍:当时风刮得特别厉害,船一直在往左边倾斜。我和同伴在船舱里,可以看到水位都漫到玻璃上了,这也是当时我们为什么选择不出船舱,出去的话特别不方便。直到外面很大声的呼喊我们的时候,正准备出去,那个玻璃就碎了。


我们视频:你是怎么从船舱里逃出来的?


谭昕妍:船往左倾,我在另一侧。水进来之后,我尝试用头去撞另一侧玻璃,但是没成功。感觉自己快死了,就不挣扎了,当时海水已经没过头顶了。幸运的是,我后来从被拍碎的破窗户里,被海水卷出来了。

我们视频:海面上当时是什么样的情况?


谭昕妍:因为呛了一段时间的水,当时我在很用力地呼吸。一开始能看到很多人,有在我附近的,也有在远处的。感觉周围有东西,就立刻抓住。记得当时我有抓住两个人,两个男的,一个三四十岁,一个五六十岁。能听到他们一直在那里喘气,然后过了一会就没声了。再到后面我也不知道自己漂到哪里去了,就可能看到人家的包之类的,是从我面前漂过去。


我们视频:原本和你在一起的同伴呢?


谭昕妍:昨天(6日)晚上,获救之后潜水教练告诉我她遇难了。其实当时我不是很担心她,因为她没有像我那样放弃挣扎。出事的时候,教练在下面组织救人,我还以为她已经跟教练一起,想着她怎么还不来救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她没有从哪个窗口逃出去。


“感觉把这辈子的泳都游完了”


我们视频:在海面漂浮着能辨别出方向吗?


谭昕妍:后来我就漂到了一片不知名的海域,能看到小岛,想自己游上岸。但是当时风很大,每一次离那个小岛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会被那个海浪给冲回来,然后就一直在海面上毫无目的在那儿游。但是不管我游多久,永远就只能看到小岛的三分之一,当时心里就真的只能求菩萨了。


我们视频:当时身体状况如何?


谭昕妍:还好,也不会觉得饿,就是会有一点害怕。每次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活不下去了,就会想到爸爸妈妈,他们肯定会特别伤心,就是靠这一点坚持下去的。然后就是一直在游泳,如果实在没体力就喝一口海水坚持。觉得过了好久,发现身边有个女孩,她有一个背包。当时人已经没有呼吸了,她包里有瓶水,就喝了一点点。


我们视频:天黑下来之后害怕吗?


谭昕妍:害怕。不过我就告诉自己,一定不能睡觉,因为如果睡觉的话,可能呛了水就死了。还好也不会很困,就是有时候划了一会有点累,就漂浮一下。尽量朝着有灯光的地方游。


我们视频:现在身体好些了吗?


谭昕妍:还好。就是感觉把这辈子的泳都游完了,再也不想参加这些极限运动了,比如说浮潜、深潜这些。以前觉得这些挺好玩的,但是见过死亡之后才知道生命原来这么渺小。那时候在海里还想,如果这次得救了以后,对爸爸妈妈一定要好一点,然后多孝顺他们,爱惜自己的生命。


遇难者手机里的数十条家人信息和未接电话


当地时间7日14时许,救援人员发现一具女性遇难者遗体,身上挂了一个装在防水袋里的手机没有受损,上面还有数十条家人的信息和未接电话。


▲救援人员搜到一部遇难者的手机 图片来源: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当地时间7日上午9时许,新京报记者随泰国当地救援队出海。当地时间14时许,一具成年女性遇难者遗体被打捞皮筏艇转移到运输遗体的军舰上。记者看到,这名遇难者脖子上用细绳挂了一个手机,手机装在橙色防水袋里。


▲手机上有数十条未接来电 图片来源: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随后,泰方救援人员按亮手机屏幕,首页显示了数十条信息和未接电话。于是让懂中文的翻译尝试根据来电回拨过去,但因手机有密码无法解锁,后又装回防水袋,跟随该遇难者一起装入尸袋,因长期泡水面目变形,暂无法辨认该遇难者身份。


现场照片可看到,屏幕显示时间为7月7日14时34分,下面有数条“王京某”的微信消息,以及数十条未接来电。


一图了解本次事故时间轴:



 来源: 我们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