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租不到,漏水没人理;说搬就得搬,法庭惹不起!新西兰租房,难!(组图)

2018-07-10 16:00

Beverley Murray即将无家可归。她被房东告上法庭,当法官读到她欠下的房租时,她面无表情,非常安静。“16,118纽币,还有26纽分。”


在奥克兰地区法院,租赁法庭的仲裁人正在翻看Murray的租房历史。在去年10月份之前,她的记录相当良好,每周都按时付$380纽币的房租。发生了什么事?


Murray的儿子去年10月搬到了澳大利亚。她想把另一个房间租出去,却始终做不到。这个房间全都是霉斑,卫生间漏水,让相邻的墙一直是湿的。她根本找不到愿意租这个房间的人。



房东却已经没有同情心了:“我们想终止租约,及时止损。”


判决结束,Murray必须马上搬出去。


11% VS 0.4%


每年,有大约19000个案子会上租赁法庭(Tenancy Tribunal),大约三分之二是关于逾期欠款的。一名仲裁人表示,他一天判了16个租赁法庭的案子,每个只用20分钟。结果都一样:租客必须马上搬走。


每年还有数千宗案子,是房东要求租客赔偿清洁花销,或者修理费用。实际上,所有租赁法庭的案子中,高达90%是房东告房客!



也就是说,新西兰13.1万个私人房东中,九分之一(11%)都起诉过房客。


那么,房客有多少起诉房东的呢?大约0.4%。目前,新西兰有59万个家庭都在租房住,只有250分之一,敢于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



而这些起诉房东的房客,都是遇到了简直无法忍受的事:寒冷的冬天,房间的窗子只能用木板钉上;一位有肺病的老妇人要求房东修理漏水的屋顶,结果房东威胁要赶她出去等等。


“从头到尾读了两遍租赁法”


2015年,Melissa带着一摞照片走进了租房法庭。照片拍的是她和伴侣、两个孩子在惠灵顿Lower Hutt租的房子,霉斑、腐烂、房梁上长出来的棕色蘑菇,还有塌陷的天花板。


5年前刚搬进来的时候,他们就觉得其中一个房间的天花板好像有问题,看起来像是弓形。“搬进来前三年,我们一直给房东发邮件,告诉他们要来看看这个,问题越来越大了。”



但是房东对此置之不理,直到他们要搬出去的几个月前,一场暴雨,天花板整个塌了下来,房间成了水帘洞,Melissa给房东发了一封愤怒的邮件,要求提前结束租约。


“房东突然变了脸……他说,这是你的错,肯定是你们没有好好照顾房子,你们要赔钱。”


Melissa随后找到租赁服务中心(Tenancy Services)寻求帮助。她给自己上了一堂关于租赁法(tenancy law)的“速成课”。“简直是巨大的工程,需要学很多法律的知识,我把法律从头到尾读了两遍,真的太疯狂了。不过很多人根本没办法读下来,我们需要手把手的指导。”


租房法庭判定Melissa胜出。“虽然真的很大压力,但这其实是一次积极的体验。我觉得自己被法律保护了。”



但是Melissa表示,她能理解为什么租客不愿意上租赁法庭。“租下一个房子,需要前一个房东的推荐信不管房东多差,你都要那封推荐信。房东,和租房中介,他们是有权力的人,他们能够决定,你明天会不会睡在大街上。”


基督城的租客也面临同样的窘境:“除非是非常严重的事,比如水漫金山,或者地板腐烂,他们才会有所行动。否则,只要上了法庭,不管是赢是输,他们都必须搬走了。”


“想租到房,就别打官司”


在新西兰,房东想要结束长期租约,只需要提前90天给书面通知,并且不需要任何理由。如果房东自己或家人、亲戚想来住,只需要提前42天就够了。


法律禁止房东因为被房客起诉,而要求房客搬走。但是现实上来看,房客很难拿出实证。“房东只需要等待这段时间过去,再让他们搬走就行了。”


害怕要搬走,能负担得起的房子又太少,没有推荐信更是难以找到……种种原因,让房客只好继续忍受。



Emma在一家“非常大、非常著名”的房产管理公司工作了两个暑假。她的工作,就是对租客进行背景调查。她必须把每一个租客的名字输入到租房法庭的数据库里。如果找到了跟这个租客有关的案件,她就要打印出来,加到租客的背景调查文件里,带给房屋经理。


一开始,她也会问,如果是房客告房东,还需要打印出来吗?“我觉得如果是房东的错,不应该算在房客的背景里。不过我的老板说,这说明房客很难搞。”



作为一名租客,Emma对此表示很纠结。“我想,如果是我遇上不好的房东,我也绝不会去租赁法庭告他们。就算我100%确定我能赢,这也会对我的背景添上不好的一笔记录。”


惠灵顿租客联合会(Wellington Renters United)发言人Kate Day表示,她接触到的很多租客,根本不知道有租赁法庭的存在,更别提如何去打官司了。


他们更不知道的是,租赁法庭的员工工资来源于租客——租客的押金产生的利息。所以事实上,是他们在资助租赁法庭,但他们却没有得到保护。


越来越挑剔的房东


对租客来说,租房权益缺乏,以及租金上涨带来的不安全感,让他们很难过上安定的生活。有些租客不得不经常带着孩子换学校,买新的校服,还得被迫付出更高的租金,这些租金可能让他们难以负担。


不过,即使如此,找到合适的房子,已经是越来越难的一件事。


每年2月和3月是大学的开学季,奥克兰约有四万名大学生返校,同时还有不少新移民到奥克兰工作……在每周增加800人的奥克兰,租房是非常难的一件事。



想租到房子,首先要花大量时间排队看房,还必须准备简历、推荐信、资金证明甚至照片,难度大概和找工作差不多了。


但是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房东是一个比一个挑剔。


今年一月,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报道,一对奥克兰情侣看中了东区Highland Park一处出租房,没成想房东却因为他们“不是亚洲人或中国人”拒绝出租。



当时这对情侣的租房申请由一名房产中介受理,因为房东人在中国。中介表示,这对情侣的竞争对手之所以成功,不仅仅是因为亚洲人或中国人的问题,而是因为他们没有养宠物,生活状态更稳定。


人权委员会表示,由于性别、婚姻状况、宗教信仰、人种、民族或国籍、残障、年龄、政治观念、雇佣状况、家庭状况,以及性取向,房东拒绝出租房屋,都是违法的。


但是,谁知道在选择租客的过程中,房东的标准是什么呢?



来源: 新西兰中文先驱报